分卷阅读137(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889 字 1个月前

而后小心翼翼地避开弥隅手腕上的纱布,去拉他的手:“先离开这。”

谁也不再说话,那一瞬空气静默得可怕。他甚至能听到弥隅手指被他拉住时,彼此无名指上的圆环相撞到一起的声音。

好清脆。他越不想听,那声音就越明显。

他拉着人起身,却没拉动。而后他转身,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眼看着对方以一种生人勿近的姿态,从他的掌心抽出了手指,又自行站了起来。

而后在他仍然怔愣之时,弥隅从他的身边掠过,甚至礼貌地轻声说了句“谢谢”。

怎么会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

弥隅在这里经历过的一切让他不仅忘了自己,还变回到S区来之前的模样,戒备、谨慎、不相信任何人。

心脏里像长出一只陌生的手,随着他跳动的脉搏,狠狠地收紧、又松开。

弥隅走出两步,回头叫他:“不是要尽快离开吗?”

云落眼眶的热气被这一声叫散了,提步跟上去。

重新进入来时那条隐秘通道,通讯器传来陆安歌的声音:“云落,速度快一些,云老将军的信号似乎在往你的方向靠近了。”

云落应下来,拽住弥隅衣袖,在岔路口指指方向:“走这边。”

那边同时问起来:“弥隅怎么样?”

弥隅闻声转头,不见神色有什么变化。云落看着他,对那一边实话实说:“他好像...不认得我们...”

“陆...安歌?”云落的话被截断,通讯器另一头也随之安静。

他似是难以置信,偏过头看着弥隅:“你记得...陆安歌?”弥隅点点头。

这边的对话尽数传入另两人的耳朵,颜言带着些试探的声音响起:“那...我呢?”

“颜言,”弥隅对答如流,“你们两个...百年好合。”

好真挚的祝福,却无一人笑得出来。

云落最是苦涩,过了许久似乎才终于难得消化了眼前的事实,继而从他的口中艰难转述出来:“原来...他只是...不认得我了。”

颜言和陆安歌皆是一怔,云落的声音听起来竟像是在哭。

一阵沉默,无人说话。通讯就这样挂着,似是已被云落失神遗忘。直到陆安歌的声音再次响起:“先回来,让颜言看看是什么情况。”

云落木讷地回复一句“好”,断掉了通讯。

云峰那边似乎已经派了大队人马,在整个中央军区内搜寻他们的踪迹。云落走在弥隅前面,几次三番想开口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

这一条通道和弥隅单独走起来,两人一路无话,就显得比来时更长。

好不容易循着记忆摸到了通道入口,天光于视野中乍然重现的那一瞬,一支精英小队从二人面前招摇而过。

云落数次强迫自己集中精神,此时的思绪还是不知飞到了哪去。还是弥隅反应过来,拉他随机躲进了一处建筑,才不至于被巡逻的人马发现。

外面整齐的脚步声去远了。

云落回神,发现弥隅在阴差阳错间,竟拉着他入了星监。

几乎全联邦最精密的仪器都聚集于此,占星、观象,通晓古今、预知未来,上下几百年的前尘与后事,星监给出的结果一一印证,几乎从未失过手。

说科学不太严谨,星监的司令从不对任何结论给予解释,问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但说是纯纯玄学,却又从未出过错。

总之神秘至极,云落长这么大,也一共没来过几次,倒是云峰,似乎很热衷于到这里,用一个近乎玄幻的答案,为自己的某些事业求一个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