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6(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334 字 1个月前

云光启只是叹了口气,语气无奈中夹杂着心痛:“你爷爷和你一样固执,我一个做父亲的都劝不住你要去F区的心思,以儿子的身份去劝他,能有什么结果?”

云光启不愿同时面对他与云峰,云落可以理解。这本不是涉及正义与否的选择,于云光启而言,这只是一个小家里,令他进退两难的纠扯,是他手心和手背的博弈。

云落的话音很轻,似在问云光启,又似在自省:“可什么都不做,不就成了帮凶?”

“你知不知道你爷爷近些年...在议会里做过的布局?”

云落有所耳闻,却知之甚少:“削减其他区的合法议席?”

“不止。”云光启与他说,“为了强化云家势力,绝大部分议员都见识过他的手段。利诱、威逼、收买...你爷爷太懂人心,总是无需明示,便能让人心领神会。于是许多人为他卖命,他却不落人口柄。时间长了,议会几乎变成了云家的议会。”

他当然知道这样大的局既成,就不可能干干净净。有许多甚至叫不出名字的人莫名成了阴谋的陪葬品,献祭给云峰的宏图伟业,浇出云家那一座通天巨塔的基石。而那些被迫牺牲掉的生命,如云落所说,大多都是F区的Beta。

旁观者做多了会变得麻木,他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中自我洗脑,以为只要不参与就不会成为加害者的一员。

可目睹罪恶也是罪恶,作壁上观,与施暴同罪。善的对立面是恶,可善良又无法仅仅同“不作恶”画等号。

父子俩对视的那一眼里,云落终于明白一向不理政事的陆安歌父亲,为何突然入局。

云光启从未一直保持沉默。因他被迫成为局里的一颗棋子,他的父亲不愿他开局即被丢弃、一生不得善终,于是不再坐得住了。

“爸,联邦不只有云家,也不只有S区。加害从没有过害人之心的人,那不叫‘先发制人’。”云落欲言又止,“总之,还是谢谢您。”

站得太高、肩负得太多,云峰变得更像一个政治机器,而非一个活生生的人。仿佛可以依靠程序和芯片做出一切容错率高得惊人的决策,却也失去感受人情冷暖的能力。

爷孙三代,有人早有预谋,有人后知后觉,但之前勉强维持的那个微弱的平衡,在这一刻,终于还是被打破了。

“云落,”云光启叫住他,开口是释然的笑,“几个月前,你还是心里只有联邦、张口闭口都是军规的云少校。这一遭...你走得不一样了。真不知道遇到弥隅,是祸是福——”

云落深吸一口气,将他和弥隅身份的秘密和盘托出:“爸,无论是弥隅能够成为Alpha,又或是我未能成为Alpha,都是因为我当年救了他。”

“你们...都想起来了?”云光启只愣了半秒,很快便接受了他的说法,“难不成真的和那东西有关...”

“如果不是您当年瞒下我一起跟去了F区的事实,恐怕我早就死了。”云落又似解气般地说,“克洛索的秘密云老将军前前后后追寻了半辈子,后来又将弥隅困在S区,企图勘破他分化的真相...可惜,兜兜转转一大圈,最后还是一个也没能弄明白。”

云落说完这句,转身迈进最后一道屏障里:“爸,对不起。”

又沿着漆黑的山道拐了几个狭窄的弯,终于到了宽阔的洞腔,像是在军区的后山内部挖出的空间。

云落望进去,看到那个几日未见的身影。

透明的屏障后,弥隅半坐着倚在墙上,头低着,呼吸轻浅。云落恍若与他分开了几个世纪那样久,竟从他脸上看出明显的消瘦。

外面大概是山坡的阳面,此时有日光从高墙上的缝隙里漏下来,正打在他的胳膊上。原本通讯器的位置纱布缠了一层又一层,无名指上戴着与他同款的圆环,指甲盖里透出的血色所剩无几。

弥隅健康的那只胳膊边放着一个空空如也的玻璃瓶,云落想不出这之前可能装过什么。

他从未见过弥隅如此时一般的落魄模样。基本的容貌整理已不必说,没人替他操心这些,碎发盖过了肩章,嘴边泛起一圈青色的胡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