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5(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522 字 1个月前

军区大门走去:“我先去找我爸,他应该知道弥隅被关在哪里。”

走不出几步,似是不足够放心,于是又回身,将早交代过的话再复述一遍:“安歌,你腿上还有伤,留在这里,让颜言照顾你。如果有预料之外的监测仪捕捉到我的信号,屏蔽掉,不要让他们发现我的踪迹 ——另外,对方的人来了,立刻通知我。

“颜言,盯着军区里的情况,我爷爷的人手不会只有被你放倒的这么几个。援军随时会来,你控制好你的‘克洛雷’,不要误伤。”

想想没什么遗漏,他准备离开。

“云落!”陆安歌没再说话,是颜言在身后喊他,“一切小心!”

再望过去,陆安歌正以一种十分坚定和炽烈的眼神盯着他,无声胜有声。

“我们的目标不只是救出弥隅,”云落说,“所以一旦遇到意外情况,不用等我,立刻就走。”

“那你!——”

云落再次背过身去,看着军区里那栋他曾去过无数次的军务楼,开了口:“不用担心我。弥隅在里面,我爸也在里面,我就一定不会有事。”

话音落了,他的步伐坚定地迈出去。

通讯器摘下后被他遗忘在飞行器上,云落扯下肩章,对准大门的识别系统。

“滴”一声响后,他被准许通过。

刚刚还站得笔直的两位哨兵,此时已然不堪克洛雷带来的重负,倒在地上,痛作一团。云落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眉心微动。

想起之前陆安歌的话,终于还是提腿迈了过去。

云峰竟然没有命人删除他的通行许可。老将军一生谨慎,与其相信他一时疏忽,云落更相信这是对方在等着他来自投罗网。

许久没再回过军区,路过训场时,入眼都觉得多了几分萧条。大屏上,他与弥隅、陆安歌还有当初夏观树的名字都已不见,而新的榜首名字后的积分,甚至还不比当初他记录的一半。

军靴踩在地上的声音都沉重了许多。云落一分不敢耽搁,快步向军务楼走去。

他心下有些奇怪,颜言刚刚应该只解决了大门附近的巡逻兵,按理说越是深入,就越该危机四伏。可这一路走来,却无比安静。

云落抬眼,远远望见军务楼前似乎站着一个人影。他微微躬下腰去,压低了身形,左手握紧掌心的几颗克洛雷,右手覆上腰间的枪。

不剩几步时,那个负手而立的身影转向他,一张略显疲惫的面容映进瞳孔,朝他微微笑着,声音有些沉重:“云落,欢迎回家。”

云落松开覆在枪上的手,嘴唇翕动,好似连带着上下齿都在打颤。最后,即便有千言万语,还是随着他喉结一滚,落回了肚里。

“爸。”他尽量平静地问,“弥隅人呢?我得...去救他。”

话问出口的那一刻,云落才恍然,这一句话里的两个称呼,竟在无知觉间,一并成为了让他敢面对现在这一切的支柱。

弥隅、父亲、颜言、陆安歌,两两为一组,对角线一样存在着,支撑他的四角大厦,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至于倒塌。

他知道他不该这样直白地问。一旦云光启应下他的请求,就是公然站在云峰另一头。

他在逼一个父亲在自己的父亲与儿子之间做一个选择,未免有些残忍。

但云光启只是愣了片刻,便开口道:“跟我来。”

他只迟疑了相当短的一段时间,不足够云落在心中暗自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