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4(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485 字 1个月前

机体也无法独活;但如果只是局部的神经元失活,另一方的神经元便会自动同芯片断开连接——解除连接,就是这样的原理。”

通讯器与皮肤之间原本紧密到没有一丝缝隙,此时用用力,竟也能塞得下一根手指。

云落的食指一点一点伸进去试探,直到第三个指节都没入那处缝隙,也依旧没有任何痛感。

他咬咬牙,手指向上一勾,竟生生将通讯器撬了起来。在他腕子上戴了许久的东西就这样滚落在地上,而他的手臂上除了之前那一道狰狞蜿蜒的疤,再无新伤。

陆安歌将通讯器捡起来,凑着光源,依稀看到里面荧光绿色的机械纤维已经枯作一团,像风干的野草,早没了生机。

“和我当时遇到的情况一模一样,”他回忆道,“或许这种情况也在弥隅的考虑范畴之内。如果真的有可能面临解除连接的境遇,他当然不肯让你再经历第二次,只能先走一步。”

“既然云老将军和他有约在身,至少弥隅的性命不会有什么危险,”颜言安慰道,“你也先别太担心。”

云落想起之前偶然几次,彼此之间的通感并未开启,他却依旧能够感受弥隅一闪而过的想法。

抱有一丝侥幸,被被解除连接之后,他尝试动用精神力感知另一人,却皆以失败告终。

后来放弃了刻意探寻,反倒在某些时刻,看到眼前浮现出的一些残影。

弥隅现在一片黑暗里,周遭静寂无声,一道皎洁月光自高墙上的缝隙斜插而下,几乎触手可碰。

他惊讶发现,那些残影里满是他无意识的、不知所起的思念。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唯有思念。

担忧、紧张亦或是尝试过数次的问询,均未得到过任何回应,只有那些极致的思念萌芽,才偶尔与对方形成互动。那些相似的情绪,像与他相隔甚远之人,喂他吃下的一颗定心丸。

“回来了。”飞行舱进入S区的地界,云落从几乎被几人挡得严实的小窗望出去,喃喃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要去面对自己亲爷爷的是你,又不是我们。”陆安歌的语气依旧坚硬,话说一说却软了,“如果下定决心,就尽管去吧。我们会帮你拖到最后一刻。”

“他们什么时候到?”

陆安歌算算时间,答:“看邮件回复过来的时间,应该是未来三个小时里某一个随机的时刻。”

云落头垂下去,喉结滑动后终于做了决定:“按我们之前的计划进行吧,记得...避开我爸的办公区。”

“是,云sir!”颜言从陆安歌怀里直起身来,挤至飞行舱的操作台前,操纵拉杆,将飞行器推至中央军区上空,又在一堆按钮里按了一通。

飞行器的投弹舱缓缓开启,对准军区大门和里面的巡逻队,投射出密密麻麻的微型炮弹。

那些炮弹于触地一瞬间裂开,漫溢出蓝色的雾。

站岗巡逻的Alpha大多等级不高,毫无防备之下,根本无法抵御克洛索的影响,一时浑身乏力,泛着恶心,乱了队形,在原地四散开来。

陆安歌言语间淡定地夸赞道:“你这东西还真有两下子。”

云落的眉却凝起来:“他们原本都和这些事情无关...”

却因为这些无妄之灾,或将一朝从Alpha跌落成一个Beta。

“那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哪一件又该和你有关?F区的无妄之灾又该责怪谁?”陆安歌转过头去看他,“云落,你总是自己的事都理不清,就去担心别人。”

颜言也叹了口气:“要怪只能怪他们站错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