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3(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559 字 1个月前

云峰欲遥遥走到M国的前面去。他当真在觊觎整个星系。

试过反抗,奈何云峰竟肯将日常驻守议会的所有精英Alpha全都召来,仅仅为了给他抽血这一件小事。他即便再强,也不是一群人的对手。

再加之未愈的伤和强效的镇静剂,实在有心无力。

后来为了保存仅有的体力,也只好作罢,再另想它法。

说不焦灼是假的。克洛索浮出水面,一旦有人拿他的血液去和云落的比对,再将过往的种种放在一起联想,他和云落身份的秘密便要呼之欲出、再也瞒不住了。

而他号称自己体质特殊、不受克洛索影响的谎言,也将不攻自破,被人发现其实是有指间圆环的庇佑,而非他命有不凡。

到了那时,就再也无法继续苟且地拖延时间。

莫名地,心在此时揪痛了那么一瞬。他并没放任自己沉浸在什么伤感情绪里,这一下来得有些莫名。

痛过之后又仿佛涌来一股十分温暖的热流,好似正被一种极其浓烈的思念包裹。

弥隅乍一下明白过来,刚刚那些情绪,是云落在想他,痛他所痛。

他竟然忘了这个。

忘了从什么时间开始,即便彼此间的通感并未打开,他也能在某些很短暂的瞬间里,与云落实现五感互通,就好似一束电波,同时穿过两人的大脑。

唯一的遗憾是还不稳定。曾经类似的瞬间出现在他或云落分别心跳加速的时候、又或者是彼此的距离亲密至无间的时候。

总之,每每实现的时刻,都是值得纪念的时刻。

固执如云落,如果真的将他当成了朋友——或者其他的什么,就一定不会放任他不管。他知道云落一定会来,他尽力拖出的这些时间,就是等云落一个周密的计划、万全的准备。

又有人影靠近。弥隅撇过头去看,在这座透明的牢房外守了他足足两日的小兵抬腿迈进来,将一瓶水精准丢至他脚边。

弥隅抽抽鼻子,饭菜的香气飘进来,大抵是只有S区才享受得到的高级食材。视线越过人影,香味的来源果然置于看守的桌上,被人据为己有。

“喂,”他下巴指指远处的食物,“那是给我的吧?你怎么连犯人的食物都克扣?”

只是士兵模样的看守鼻孔里出气,嗤他一声:“你不过是一个F区来的囚犯,凭什么待遇比我们还要好?”

这人一副不再年轻的模样,看起来比弥隅还要年长几岁。进入军队多年,时至今日还依旧是个只能看守牢房的小兵,纵然说出去是个S区的Alpha,大抵仍是觉得自卑丢人。

弥隅觉得好笑,自己何德何能,在S区待不下去的原因竟是遭人嫉妒。上至曾经的云落,下至一个根本叫不出名字来的小兵。

“那是因为他们要抽我的血,当然养好了才有研究价值——”水即便喝足,长期不曾进食,他的嘴唇看起来依旧没什么血色,“他们研究不出东西来,责任你负?”

那人显然有些紧张,手指在裤缝抠了抠。

“那些我不和你抢,但你至少得给我吃点别的东西吧。要不这样,”弥隅尝试同他谈判,“你去替我找一个罐头来,樱桃的。怎么样?在S区找来那东西,应该易如反掌吧?”

小兵面露犹豫神色。

似乎有些低血糖,弥隅靠上后墙,压下一阵目眩:“S区往F区空投过那玩意儿,我总不至于连那东西也不配吃吧?”

眼见就要成功,弥隅最后威胁道:“说真的,我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你赔不起。如果不想被发现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