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408 字 1个月前

这话说来调侃的确没什么问题,毕竟军规还没严肃到同僚之间连一个玩笑都开不得的地步。但若是莫名联想到那天在颜言办公室发生过的一切,就怎么听怎么有些暧昧了。

云落撇开视线,给夏观树的小腹来了一记膝踢,将人彻底制服后起身,却避开弥隅的视线:“我劝你最好不要和他不清不楚,这个人...”有问题。

能这样说吗,他连面前这个所谓的“夏观树”真正的身份都还没查出来,就算说出来,弥隅下一句也一定是一句反驳,继而要他拿出证据来。

他手里目前的证据不足,解释多了也是白费一番口舌。

说到底那是弥隅,不是陆安歌也不是颜言,他随便说一句什么都能给他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既然不是一句话就选择相信的关系,说那么多又有什么必要。

弥隅果然追问:“他怎么了?”

云落不打算再说,将弥隅推开,径直向门外走去:“反正我话放在这,听不听随你。”

弥隅跟在他身后,碰上房间门的那一刻拽住他的手腕:“云落,夏观树他...”

被人叫住,弥隅却张口又要说第三人,云落方才克制的怒气不知缘何再次上涌,一把甩开弥隅伸来的手,转过身,与他面对面站着。

他忍不住,索性将所有说了出去:“联邦系统里存档的身份牌根本认证不了他手上的那个通讯器,那个人不是外星指挥站的夏观树。那是个冒牌货...”

“嘘——”弥隅却伸手捂在他的唇上,将他拉到隐蔽的墙角。

云落此时的情绪有些罕见地激动。弥隅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此时他在云落心里的地位,马上就要与陆安歌和颜言齐平。

想到这里竟然有些莫名地轻松,握拳将云落的手包进掌心,状似安抚:“我没事的,你就当不知道,好不好?”

云落不吃这套,想要抽出手来。他无法理解弥隅这一副想要息事宁人的态度。与他相处时似能彼此针对到地老天荒,怎么遇上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又能做到如此轻信、毫不怀疑。

我又没有骗你,凭什么不信。

“你知道他身份有问题?”云落望向他的眼尾都泛出红色,恨不得张口咬上唇边的手,“你知道他骗你、可能不怀好意利用你,就这么甘心让他骗吗?!”

弥隅向前逼近一步,单手将他按上楼道的墙壁,另一只手的拇指按上他的双唇,眼里不怒反笑:“担心我,云少校?”

他靠过来,近在咫尺。云落的视线无处可去,落在弥隅的睫毛上,只识得根根分明。

弥隅的唇几乎贴上捂在他嘴边的手背。这样的姿势太引人误会,像一个彼此都想却不能的吻。

吸入的一口气突然顿在了喉咙,心脏停跳的一瞬,他归咎于弥隅又擅自使用了信息素。

可他明知,空气里此时没有一丁点的焚香味。

云落皱眉,伸手将人推开,而后发觉,弥隅并非有意为难他,不然他挣不开对方的手。

他似逃一般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迈出几步,背对着弥隅:“还是那句话,你不信,就当我没说。”

弥隅并没追过来,只是在身后轻唤一声他的名字:“云落。”

云落停住脚步,却没回头:“还有事?”

“我...”弥隅吐出一个音节又咽下去,而后是三个整齐排列的词语,“算了。没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