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781 字 1个月前

得让人去删掉总库的访问记录。我贴了信号拦截的芯片,但只能延迟一天的上报。一天后,我爷爷随时都会发现你的身份卡授权做过什么事。”

云光启将卡片贴近通讯器进行了身份认证,再次锁进了抽屉里。而后轻叹口气,默认了故意让云落将卡取走的行径:“胡来。”

云落轻笑:“您东西都让我拿走了,不就是这意思?”

他撂下这话往外走,才至门边又停住脚步:“最近的这些事情,从头到尾...是不是云老将军的命令?”

问完才顿觉这样的问法未免太过直白。

身后果然没有任何应答声。

他换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F区现在什么情况?”

非要说起来,这大概也算得上是机密。云光启嘴巴张合间,漏出几个字:“不太好。”

这就是终点了,再问下去不会有更多的细节,每次都是这样,云落已经习惯。

他拉开办公室的门,闪身出去后又露出半张脸:“总之,谢了,爸。”

云光启怔愣了那么一瞬,再次将椅子转至背对大门的方向。

这一日的训练结束,弥隅和夏观树一起回到寝室,不知什么话题让他高兴,谈笑间抬头,看见门前靠墙站着一个人影。

上下层的寝室,连门口的布局都一模一样。弥隅忘了有多久没有这样和云落打过照面,恍然间仿佛还在昨天。

云落朝他招手:“你来,找你有事。”

弥隅不疑有他走了过去,留夏观树开门。通讯器“滴”一声响过,他推门进去,给弥隅留下了一条门缝。

“什么事找...”弥隅又向云落的方向靠了一步过去,话还没说完,却被人狠狠一推。

他一个趔趄撞上身后的墙面,云落趁这功夫一个箭步冲到门边,拉开门闪身进去,而后是一声震天的门响。

弥隅怔愣片刻后反应过来,他被已不是室友的人,关在了自己的寝室门外。好半天,他才缓缓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操”来。

“你给我开门!”弥隅尝试用自己的通讯器重新打开房门,但云落似乎在进入房间的那一瞬就在内部反手上了门锁,无论他怎么刷也没有反应。

“操!”弥隅开始锤门,闹出的动静几乎整条楼道都听得到,“云落你他妈的现在违纪上瘾真不把军规放眼里了是吧?给老子开门!”没有人响应。

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云落没动静他怎么也没动静?

这样想着,弥隅又开始喊:“夏观树!你什么情况!”

依旧无人应答。

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室内的声音,乒乒乓乓的,似乎动起了手。一时间听不出谁占了上风,弥隅正想要释放出自身的信息素,动作一顿还是放弃。房间内。

云落将人反按在地上,摸索着去寻夏观树手腕上的通讯器。

那人被他压制着,一刻也不放弃挣扎。云落又用了些力气,压低声音警告:“别动!联邦军队里还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除了正在外面砸门的那个。

好在弥隅没有在走廊里释放信息素。不然就算隔着一堵墙,也一定会受影响。他不想在第三个人面前和弥隅动起手。

云落按着地上的人,从衣兜里掏出刻有“夏观树”名字的身份卡,贴上被他握在手里的那个通讯器。

靠近了,没有响声。

云落将卡片拿远,再次靠近,依旧没有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