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337 字 1个月前

;要建立新的,绝无可能。”

云落的话说得坚决,反抗的手段却也只能到此为止。

他习惯了服从,纵然有军功加身,可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一个少校而已。

他面对的是他的父亲和祖父,一个联邦军队的统帅,一个全联邦最高的话事人之一。

在这两座大山前,他不过只是一块微不足道的碎石。

可他这一次无法妥协,为了自己、为了陆安歌、为了颜言。

他最后这句话掷地有声,而后夺门离去。

弥隅对着云光启敬了个军礼,拎上被云落拍在桌上的早餐,追了出去。

【作者有话说】

弥隅:想会会那个陆安歌,云落怎么这么紧张他。

新年快乐大家!

第0016章 交易

弥隅追上云落,在电梯门关上之前挤了进去:“云上将把我扯进来做什么?”

云落现在说什么的心思也没有,从刚刚和云光启对上之后,通讯器的红灯就停止了闪烁,可这迟来的安静让他更加心神不定。

心绪如一团乱麻,他没什么耐心地回应:“我不知道。”

“这就是你口中所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弥隅的语气不无讽刺,“我看高层也没多把你们当回事...”

云落的脾气上来,没打算给弥隅什么好脸色看:“说够了么?”

他已有了戒备的心思,弥隅没什么机会再玩释放信息素压制的那一套。失去这个优势,在电梯这样逼仄的空间里如果动起手来,还真说不好谁输谁赢。

电梯在此时落到一楼,自动门向两边洞开,门外站着候梯的人。

紧张的气氛这才算缓和了些。

云落礼貌应下对他打来的招呼,抬腿走出了大楼。

弥隅跟在后面,显然是没有被刚刚的恶劣态度影响到心情,反而在心里打着算盘:“云少校,不如你和我做一笔交易...”

云落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面对着他,神色严肃:“别再打借助连接逃出军队的主意。刚刚在上将办公室和你说的话,你当我在开玩笑?”

“那你说,为什么是我?”弥隅追上来质问,“我才来军队几天,怎么就刚好是我?云少校要不要给我解释解释?”

云落哪里解释得清。他连上层为什么一定要将弥隅留在联邦军队里,都摸不到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