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485 字 1个月前

衬着眼底的那一圈乌青,心事完全写在了脸上。

他强迫自己静下心,对着镜子一点一点把没有秩序的地方整理好。一切恢复往常的模样时,电梯到达的提示音终于姗姗来迟。

他抬眼看向缓缓洞开的电梯门,云光启的面色看起来比他并好不了多少,被他看穿眼底稍纵即逝的疲惫:“怎么在这?一大早找我有事?”

云落压下心中的不安,开门见山地问:“陆安歌是不是出事了?”

云光启的脸色微变,走到他身边,将指纹覆上门锁:“进去说。”

开锁的间隙,搭载云光启的电梯跑完了第二趟,再次在这一层打开了门。两人循声望去,竟是弥隅。

他径直走过来,一手拎着什么东西。

他逆着走廊尽头漏进来的日光,昂首挺胸的模样已有了几分真正的军人气魄。云落一时失神,心说原来他也可以走得这样板正。

高挑结实的身材,甚至无需释放出信息素,便可断言他的Alpha的身份,得天独厚。

云光启看清来人,面上并未露出多少惊讶之色,只是应了一声,推开门将两人一同往里引:“弥隅也来了?一起进来吧。”

云落莫名其妙地看他递来的早餐:“不是让你去训场?跟着我做什么?”

弥隅不在意地耸耸肩:“去了也是受罚,没你一起还少个人挡枪,我才不去。”

“而且你的通讯器早上不是又快闪爆了么,”他没给云落插话的机会,又把手里的东西往云落的方向递了递,“你自己说的,不吃东西,精神力会崩溃。”的确如此。

那个噩梦来得蹊跷,也太过真实,云落实在放不下心,于是醒来没多久就尝试使用意念强行寻找陆安歌的踪迹,却依旧一无所获。

多年的老搭档,他与陆安歌之间的默契若排第二,整个联邦军队没人敢认第一。

即便陆安歌被派去外星系执行任务、行踪需要层层保密,他们相连的是彼此的神经元,就算感应再弱,也不该寂静如斯。

除非是陆安歌刻意隐藏了踪迹,可云落想不出他这样做的理由。

如果不是这样,就只可能是陆安歌已经危在旦夕。

他顾不上吃手里的早餐,用力拍上云光启的办公桌,大声质问道:“陆安歌是不是出事了?!”

云光启淡然地陷进了办公桌前的椅子里:“没收到前线发来这样的消息。”

“那为什么我感应到他受了伤,却追踪不到他的位置?”云落不信,撑着双臂靠近云光启,眉心拧成了一团,“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云光启没急着答他的话,反倒不紧不慢地要给自己泡上一壶热茶。他突然俯身下去,在桌下停了一阵,似是汲水器出了什么问题。

片刻后,水机正常运转的声音响起,云光启也从桌下抬起头来:“哦,你和陆安歌之间的连接好像是出了点问题,之前例行上报,忘记了通知你。如今看来这个遗留的问题已经单方面地影响到了你,既然如此,还是先解除了你们二人之间的连接吧,确保你的安全。”

云落心切,忽略了云光启脸上的神色,站在一旁的弥隅却看得一清二楚。正被汲上来的水明明都是冰凉的,他的眼底却像被热气熏过一样,隐约腾起一阵雾气。

旁观者清,弥隅冷静琢磨过云光启的这一番话,似是要把云落这一阵子因腕子上那东西吃过的苦都归到“连接故障”上去——陆安歌并未出事,这突发的故障却影响到了云落的安全。所以为了云落不再受影响,只能暂时解除掉他们之间的连接。

关于连接,弥隅一知半解,粗略一想,似乎也合乎逻辑。

不想这样的说辞说服了他,云落却不买账:“我的安全是安全,陆安歌的安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