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你可别他妈说了!(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560 字 1个月前

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

李诺是吃完一堑,再吃一堑。

没想到古代的小孩子套路也这么深,他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三番两次被一个六岁的小姑娘玩弄于股掌之中。

宋慕儿乖巧懂事,气一会儿也就不气了,挥了挥小手说道:“算了,都怪宋凝儿太狡猾,我们换一个暗号,下次你可别再被她骗了……”

对李诺来说,给宋凝儿讲题没什么。

他又不是三岁的小孩,怎么可能因为宋凝儿上次不给她玩藤球就怀恨在心,他的心眼没那么小,再说了,他也压根不记得那件事情。

只是宋慕儿对这件事情很在意,就像是小孩子之间经常会出现的,自己跟某人关系不好,就不希望朋友和对方关系好,无非她们是亲姐妹而已。

仔细思考过后,李诺发现了一个规律。

宋慕儿一般是和宋佳人一起出现的,自家娘子明显也更加喜欢慕儿,这也算是妇唱夫随了。

而宋凝儿,都是和宋府的丫鬟一起过来,只不过刚才她让贴身丫鬟藏起来了,还抢先一步说出暗号,要不然李诺也不至于一点不怀疑。

两姐妹是同一个算学先生,给她们留的课后作业也一样,宋慕儿过来,同样是问他那道问题的,宋凝儿抢占先机,弄懂问题后,给宋慕儿做了個鬼脸就跑了,李诺只好安慰她道:“先给宋凝儿讲一遍也好,给你讲的时候,就不会出错了……”

宋慕儿这才高兴起来,仰着小脸问道:“那我和宋凝儿,李诺哥哥是不是和我更好?”

这个问题,李诺都不用思考,说道:“那当然,宋凝儿没有你乖,也没有你讲礼貌,给她讲解完题目,她连谢谢都不说……”

宋慕儿这下一点气都不生了,宋凝儿先跑过来又怎么样,李诺哥哥还是和她更好,虽然他笨是笨了点,但还是懂自己的好的……

李诺这句话倒也不是完全的出于安慰,给宋凝儿讲的过程中,他能很好的摸清楚她们的数学水平,再给慕儿讲的时候,就不用她再问为什么了,李诺会从最基础的给她讲起,宋慕儿不时的发出惊呼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

“先生没有这样教过……”

“先生如果这么讲的话,我早就听懂了……”

“李诺哥哥要是教算学,一定是最厉害的算学先生!”

……

宋佳人站在一边,悄然看了李诺一眼,对于慕儿的话很认同。

以前家里给她请过好几个算学先生,但她就是听不懂算学,以至于这十多年来,她一直觉得,算学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东西。

可现在,算学在她看来。

也不过如此……

对于慕儿的马屁,李诺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她这句话其实并不夸张,李诺毕竟是系统学习过现代数学的,大夏《算经》中的题目,对他来说,完全是小儿科,平时考试都是送分题那种。

宋慕儿的算学先生,可能早已将《算经》研究透了,但不可能有李诺会教。

毕竟,他最多只是教了几十年算学而已,李诺教学用的方法,是后世数不尽的数学特级教师智慧的结晶,更加的系统和科学,推导过程浅显易懂,也更适合低龄儿童。

比宋慕儿的算学先生厉害的不是李诺,而是牛顿,是高斯,是欧拉……,是另一个世界无数位数学大师。

宋慕儿弄懂了问题,灵动的大眼睛转了转,对李诺道:“你刚才惹我生气了,罚你把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现在的李诺可没有这个本事,这项技能是要用命来换的,他找了个借口,说道:“不行哎,我前几天发过誓,以后只能给妻子梳妆打扮……”

“这样啊,那好吧……”

宋慕儿还是很懂事的,闻言不再勉强李诺,走到院子里自己玩了。

李诺则继续研究《大夏律》,这几天,他虽然判了不少案子,但这些案件,都是最常见的民事案件,只涉大夏律中《户婚律》、《贼盗律》、《斗讼律》、《断狱律》等少数几个部分。

除了这些以外,大夏律中还有关于保护皇帝安全,维护国家主权与边境安全的《卫禁律》;关于国家官员的设置、选任、职守以及惩治贪官枉法的《职制律》;关于兵士征集、军队调动、将帅职守、军需供应、控制劳役征的《擅兴律》。

这些律令虽然也属于大夏律,但不属于长安县衙的职权范围,因此李诺这几天并未接触到。

看到《职制律》之后的某一补充条文时,李诺表情一怔,随后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这一律条,是有关《赎刑》的,所谓赎刑,就是用金钱赎罪,以银两代替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