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吃一堑,再吃一堑(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732 字 1个月前

中午饭李诺是在县衙吃的。

他这两天,午饭都是在裴县令家里吃的,昨天是因为裴县令的夫人回了娘家,他才随便凑合了几口包子。

今天中午依旧吃的饺子。

裴夫人包饺子的手艺一绝,比起家里的大厨,别有一番风味。

李家的大厨是资深食家,做出来的饭菜,色香味俱全,挑不出一点毛病,只是少了一种家常的风味,但有时候,这一丝风味,才是最重要的。

李诺看了看对面的裴哲,疑惑问道:“裴大人今天不是有公务要外出吗?”

裴哲夹起一只饺子,说道:“哦,刚才张县丞过来了,自告奋勇要去替本官抚恤孤寡,本官拗不过他,就让他去了……”

张县丞刚才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自己不答应他,他就不起来,裴哲无奈之下,只好让他去了。

本来佐官如此听话,他应该高兴才对。

但裴哲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昨天李诺当众打完王钺,他就隐隐觉得哪里不对,直到刚才张县丞一反常态,跪在他面前求他放过自己,裴哲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坏了!

他成李玄靖的走狗了!

就算他不是,但奈何别人认为他是。

说起来,这些天,李诺在县衙审案,他自己鞍前马后,两人连吃饭都在一起。

昨日考功郎中又将亲儿子送到县衙认罪,连夜辞官捐款,举家离开长安,除了李玄靖,谁有这种震慑力,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他投靠了大理寺卿。

如今的朝堂,各方势力错综复杂,长安县令的位置,又极其敏感,是不可能独善其身,超然物外的,迟早要面临站队的选择。

他早已有此觉悟。

但没想到,他还没选,别人就替他选了。

“唉……”

想到那位李大人的风评,裴哲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一次,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唉……”

此时,宋府,听宋慕儿和宋凝儿讲完这道足有五项的方程题目,头发花白的老者,也不由的叹了口气,心中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他教了一辈子算学,难道真的不如一个傻子?

这道题目,已经是《算经》中“方程”这一章最难的题目之一了,一些深入学习算学数年的书院学子,尚且不能完全掌握,但这两个六岁的小姑娘,不仅能计算出正确的答案,还讲解的头头是道。

说明她们是真的理解了。

他是没办法将她们教成这个样子的。

凡事就怕对比。

他只要讲的稍微深奥一点,两个小姑娘就犯困,就像是十年前她们的姐姐一样。

这让他产生了一股浓浓的挫败感。

不远处,宋佳人看他的眼神,更是让他心虚。

他看懂了那道眼神的意思。

十年之前,他教她算学的时候,曾经给出过她“没有算学天赋”的评价,在他看来,宋家这两个双胞胎小姑娘的算学天赋,与彼时的宋佳人相比,其实半斤八两。

现在看来,不是她们学不会,而是自己不会教。

属实是误人子弟了。

心中这样想着,今日他都没有教新的内容,只是让她们复习了以往学过的知识,奖励了她们一人一朵花钿,留下几道题目,就匆匆离去……

宋凝儿这次虽然也得到了先生的奖励,但宋慕儿也有,这就没什么好开心的了。

她看着小册子上新的题目,乌黑的眼珠滴溜溜的乱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宋慕儿看穿了她的心思,冷哼说道:“你别想再骗李诺哥哥给你讲题了,我已经和他约定了暗号,你骗不了他了!”

宋凝儿一愣,问道:“什么暗号?”

“一二三四五……”

宋慕儿说了一句,然后对她眨了眨眼睛,说道:“我都六岁了,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啊,还想骗暗号,我就不告诉你,略略略……”

调皮的对宋凝儿吐了吐舌头,她就飞快的跑开了。

宋凝儿双手环抱,不屑道:“什么破暗号,谁稀罕听呢,我去问瑜哥哥……”

片刻后,宋府一处院子。

宋瑜讲的口干舌燥,捧起茶壶,一饮而尽,颇有成就感的问宋凝儿道:“懂了吗?”

宋凝儿摇了摇头:“不懂。”

宋瑜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头疼。

这道算学题,先生当初就是这么和他讲的,他也是花了好长时间才弄懂,而且那时候他都十几岁了,凝儿才六岁,怎么现在六岁就要学这么难的算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