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刚才外面人多(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465 字 1个月前

李诺这一觉睡得很香。

不仅睡得香,睡醒了以后,闻到自己身上都是香香的。

有丫鬟拿着洗漱用品进来,李诺看了看窗外,发现天色已经大亮,顺口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一个婴儿肥的小丫鬟回道:“回少爷,刚刚过了巳时。”

巳时是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之间,李诺不记得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的,但肯定不到晚上九点,这一觉足足睡了十二个小时以上。

仔细回想了一下,他昨晚好像吃饭的时候就睡着了,怎么回房上床的都不知道。

任李诺怎么努力的回想,都没有搜寻到一点相关的记忆。

想不起来就不想了,超过十二个小时没吃东西,肚子又饿了,因为起得晚,当然又是他一个人吃的早饭,娘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李诺已经习惯了她的神龙见首不见尾。

迅速解决完早饭,李诺再次带上吴管家,直奔长安县衙。

马车上,吴管家一边赶车,一边长吁短叹。

李诺掀开车帘,问道:“怎么了?”

吴管家轻叹口气,问道:“少爷,我们不修法家,不去审案行不行啊?”

李诺瞥了他一眼,不修法家,不修法家等死啊?

靠别人不如靠自己,父亲的仇敌那么多,他不努力变强,说不定哪天就会受到牵连。

更何况,不去审案,都等不到父亲的仇家出手,他自己就暴毙了。

他很理所当然的说道:“我爹是大理寺卿,我修法家不是很正常,你不觉得帮助百姓,惩恶扬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吗……”

“唉……”

吴管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片刻后,李诺来到长安县衙,刚刚下了马车,表情就不由一愣。

一支长长的队伍,从公堂门口,径直排到了大街上,整个县衙,也吵的犹如菜市场。

很快李诺就意识到,他还是有点想当然了。

任何事情,过犹不及。

昨天是无案可判,今天则是判不过来。

本来他每天判的就是一些小案子、小纠纷,今天的案子虽多,但却更加鸡毛蒜皮,就连邻里间的普通口角,都要来县衙评判。

这就有点占用公共资源了。

县令的职责很多,判案不过是其中之一,如果连这些小事都要县令亲自处理,就算是裴哲会分身术都忙不过来。

所以,事先对案件进行筛选,是很有必要的。

裴哲在看到这一幕后,召集县衙所有的捕快衙役,将在公堂外排队的百姓引领到了县衙外面,在宽阔的街道上划出一片区域,根据百姓所诉案件,分别进行不同的安排。

那些重要一点的案子,就将他们带到公堂外,按照顺序等待上堂。

大部分小的纠纷,没必要上公堂,便让衙门的书吏在庭外当场调解。

短短一刻钟,刚才还一片混乱的县衙,立刻变的井井有条。

李诺不由感叹,难怪他只是一個小法官,前面还要加上一个助理,人家却能做到京县县令,他要向裴大人学习的,还有很多。

公堂之上,裴哲对李诺道:“公子,下官今日要出城一趟,去各村抚恤孤寡,县衙这边,就麻烦公子了。”

李诺问裴哲道:“长安县衙是没有县丞和县尉吗,这几天怎么没看到他们?”

长安县衙是大夏最重要的一个县衙,按理说一定会设置有县丞和县尉,作为县令的辅佐,像是矜孤恤寡这种事情,由县丞代表他去就行了,县令一般是不用事事都亲自出面的。

裴哲叹了口气。

长安县衙当然有县丞和县尉,只不过,两人在他来之前,就已结成同盟,向来不将他这个县令放在眼里,最近双双告假,拒绝帮他分担政务,就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这两人虽然品级比他低,但却颇有背景,两人联手,他这个县令也无可奈何。

裴哲走出公堂,一道人影,正好从外面走进县衙。

张县丞看到裴哲,肥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缓步走过去,说道:“数日不见,裴大人看起来,有些憔悴啊,就算是公务繁忙,大人也要注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