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余波(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217 字 1个月前

三倍还多的寿命增幅,让李诺百思不得其解。

但想想又觉得不奇怪,他之前抓的犯人,都是些没有背景的普通人,连基础的武道修为都没有,王钺不仅仅是朝廷大官的儿子,自身也是第二境的武者,如果说之前那些犯人是小怪,王钺怎么说也算个小boss。

审判他的难度,比之前的犯人大多了,给的经验多一点也很合理。

这与法家修行,有异曲同工之妙。

法家审判的犯人地位越高,身份越尊贵,修为增长的速度就越快,法家强者修到最后,审判普通人,已经不能给他们带来实力上的增长,都会将目标放在满朝公卿身上。

李诺有个小小的猜测。

普通人被判处三年徒刑,只能为他增长三天寿命,杖刑则不加,需要多人累计。

王钺是第二境的武者,三年徒刑加一百杖,他的寿命增加了十一天,是三年徒刑的三倍还多,法典增加的寿命,会不会是根据犯人的实力和地位计算的,普通人没有加成,第一境翻两倍,第二境翻三倍,第三境翻四倍,以此类推……

这么算下来,第七境足足可以翻八倍。

判一个普通人死刑,寿命只能增加十天。

如果延寿的规则真的是这样,判一个第七境的强者死刑,寿命可以增加八十天,将近三个月,看似很多,实际上付出和回报完全不成正比。

第七境已经是诸圣的境界了,谁能把圣人抓起来判刑?

别说第七境,第六境都不可能。

这种存在,一個人堪比一支小型军队。

哪怕是第五境,都是称霸一方的庞然大物,背后必然有一个强大的势力支撑,能够轻易的凌驾于世俗和法律之上。不过,目前这一切都只是李诺的猜测,寿命具体是怎么增加的,还得真的抓到了这些强者才能知道。

即便如此,这对李诺来说,依然是一个好消息。

两倍三倍乃至于四倍五倍的上分卡谁不想要,如果能抓几个第四境的杀人犯判了,多加几个月寿命,他就可以稍稍的松口气,不至于每天都这么拼。

忙活了一整天,都没来得及吃什么东西,刚才判案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这会闲下来了,感觉又累又饿,好在回到家,饭菜就已经准备好了,李诺只顾扒饭,觉得白饭都比平时香。

晚饭是和宋佳人一起吃的,不过两人也没有什么话说。

李诺也没心思说话,他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机械性的给嘴里扒饭,眼皮越来越重,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片刻后,宋佳人看着趴在饭桌之上,脸上还挂着几颗米粒,但鼻间却已经传来均匀呼吸的李诺,微微摇了摇头,起身走过去,帮他摘掉脸上的米粒,然后将他横抱起来,走出膳厅,缓步走进一座小院……

李诺的房间之内,宋佳人将他放在床上,只是轻轻抬手,他的鞋袜就自动脱掉,整齐的摆放在地上,叠好的锦被也自己打开,轻轻的盖在李诺身上。

宋佳人站在床边,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去。

随着房门“吱呀”一声关上,房间再次恢复平静。

而此时,长安的某些高门中,却并不平静。

傍晚的时候,长安县衙门前,百姓闹出的动静不小,惊动了住在附近的一些官员权贵,他们让府中下人出门打听过后,很快就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考功郎中的儿子,因为触犯律法,被长安县衙抓了,当着长安无数百姓的面,被打了一百杖,判了三年徒刑。

正五品的官职不算太高,但也不低了,按照大夏律法,这个品级的官员,不仅自己犯下罪行,可以用银子或者官职来抵罪,他的直系亲属,犯“流”以下罪,也可以用赎银抵罪。

不过就是三年徒刑而已,也就是三百两银子的事情,对于王家来说,三百两银子,根本不算什么。

但王铎却并没有选择用银子给儿子抵罪,而是大义灭亲,亲自将唯一的儿子送到长安县衙,任由官府发落,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

不仅如此,一些消息灵通的官员,更是从小道获悉,王铎在从长安县衙回去之后,就立刻低价贱卖了王家在长安的店铺,田产,宅子等,并且还连夜向吏部左侍郎递交了折子,辞官还乡,临走之前,将所有家产捐给国库……

这就更让人不解了。

考功郎中的官职,虽然不是很高,但手中的权力却着实不小,王铎正直壮年,身体康健,好不容易才爬上这个位置,未来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无缘无故的辞官干什么,就算要辞官,也不必贱卖家产捐出去……

无数人因为他的这一行为而摸不着头脑。

“王郎中好好的,这是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