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因人而异(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524 字 1个月前

将儿子送到长安县衙之后,中年人最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头也不回,似乎那年轻人不是他的儿子一样。

这也表明了他的态度。

无论县衙怎么定罪,他都认了。

而此时,围观的百姓也已经炸开了锅。

“刚才那个人,难道是考功郎中?”

“他刚才说他姓王,考功司郎中就是姓王!”

“他居然真的把儿子送来了!”

“为什么啊?”

……

百姓们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考功郎中是个大义灭亲的人,早在半年前,他的儿子就被官府治罪了,不会等到今日,怎么这新来的长安县令一查,他就让儿子乖乖伏法了?

难道说,这位新的县令大人,有很深的后台?

李诺倒是隐隐能感觉到,考功郎中之所以这么干脆,应该是有自己父亲的原因。

毕竟,他只是五品官,而大理寺卿,却是正三品大员。

官大一级压死人,正三品和正五品之间,差了整整四级,更何况大理寺就是掌管刑律的。

在大夏,正三品,可以说是位极人臣了,别看三品上面还有二品和一品,但前面两个品级,象征性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绝大多数都是虚职,而正三品的大员,诸如六部尚书,九寺寺卿,则都是手握重权的朝堂支柱,除了皇帝,没有人可以任免或是处置他们。

李诺这几天钻研《大夏律》,在判案的时候,有时候已经不用翻书了。

《大夏律》中规定,通奸者,男女各徒一年半,如果是有夫之妇与人通奸,徒刑增至两年,强奸者则再加刑一等,也就是三年徒刑。

大夏对于强奸罪的判罚是较轻的,最多也就是三年有期徒刑,而在后世,同样的罪名,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不过,这件案子,有一个特殊情况,被考功郎中儿子玷污的女子因为接受不了打击而疯癫,属于造成严重后果的,在此条律法的补充条款中,可以从重处罚。

李诺和裴哲商量过后,决定判处王钺杖刑一百,徒三年,另赔偿受害人一百两。

其中,三年徒刑是基础判罚,一百杖刑是律法允许范围内的加刑,一百两赔偿,是官员基于案件实际情况做出的额外裁定,在大夏律法允许的范围内,李诺和长安县令已经将王钺的罪行判到了极致。

百姓倒是群情激愤,不少人都在大声喊着砍了他。

但这是不可能的,罪刑法定,他们只能在律法规定的范围之内判罚,超出此范围,判罚无效,会被刑部和大理寺打下来,做出违规判罚的官员,也要受到处罚。

王钺已经顶格判了,那一百两的额外赔偿,王家甚至可以拒绝,继而将案子闹到刑部。

但看样子,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做。

徒刑需要交由刑部复核后才能施行,但杖刑不用,当众宣判了王钺的罪行和判决后,两名捕快松开了绑住他的绳子,将他按在一条长凳上,由另外两名捕快当众施行。

这王钺看似文弱,但身体却很抗打,重重的几杖下去,竟是一声都没有吭。

不仅李诺惊讶,吴管家目中也浮现出一丝异色,说道:“天赋不错啊,弱冠之龄,就练出了内息,而且居然不用来护体,倒也有点骨气……”

李诺看着正在行刑的王钺,吴管家说这他是武道第二境,武道第二境又叫内息境,体内产生真气的雏形,能够保护身体,如果他以内息护体,普通的刑杖根本不起作用。

李诺不禁感叹老天的不公,这种人渣都有不错的武道天赋,他却一点没有。

行刑的捕快没有留手,在不用内息护体的情况下,就算是武者也很难抗住。

但这王钺从始至终,竟然一声不吭,即便臀部和后背已经血肉模糊。

围观的百姓,也都快意的看着这一幕,一名穿着粗布衣衫,头发凌乱的女子,站在人群中,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脸上的傻笑渐渐消失,取代的是悲愤,这悲愤逐渐变成快意,她跑到老妇人身前跪下,失声恸哭道:“娘……”

那头发凌乱的女子,就是此案的受害者,看到王钺被惩处,她似乎再次受到了刺激,竟然恢复了神智,也是一件让人欣慰的好事。

老妇人抱着女儿,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半年来,她不知道跑了多少衙门,磨破了多少鞋子,都没有为女儿求来一个公道。

她本来已经放弃,今日看到县衙门口公开审案,也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让她没想到的是,那個畜生,竟然真的被治罪了!

她拉着女儿,猛地跪在这位年轻的公子面前,老泪横流,一边叩首一边道:“谢谢青天大老爷,谢谢青天大老爷!”

“青天大老爷!”

“青天大老爷!”

……

围观的百姓,也开始激动的呐喊。

李诺虽然表情还算淡定,但嘴角的那一丝微笑,怎么都压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