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分不清!(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358 字 1个月前

长安县衙。

今天还没到下衙时间,李诺就判完了所有的案子。

审判案子是他的老本行,随着对《大夏律》的逐渐熟悉,他审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得以提前完成任务。

今天的收获不错,虽说依旧是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案件,但法典居然为他加了两日的寿命,早上醒来,寿命剩下二十四天,下午判完最后一件案子,则变成了二十六天。

算下来,还净赚一天。

走出公堂,李诺对长安县令道:“明日的案子,就麻烦裴大人了。”

裴哲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李诺察觉到他似乎有话要说,问道:“怎么了?”

长安县令解释道:“公子有所不知,明日是休沐之日,衙门不管是捕快衙役,还是文书官员,都在家中休息洗沐……”

随后,他又补充一句,说道:“休不休沐的,本官倒是没什么,就怕手下有意见,毕竟,他们也已经辛苦十日了,想必也比较疲累……”

李诺这几天把《大夏律》翻了一遍,其中就有对官员假期的规定,大夏的公务员,是上十天休一天。

看起来好像比后世上五天休两天要辛苦,其实大夏的官员要舒服得多,什么春分秋分,夏至冬至,都会放假一天,像是清明端午,中秋重阳这种意义重大的节日,更是三天起放,从不调休。

大夏注重孝道,遇父母寿辰,忌日,也都是可以向上司请假,并且一定会得到批准。

如果上司不批,一封弹劾的折子递上去,御史言官们的口水,就足以淹死他。

一个连父母都不孝顺的人,指望他能忠于国家?

这么算下来,一年三百多天,大概可以休一百五十天以上。

李诺看了眼周围的衙役,他们看起来的确不怎么有精神,苦熬十天才等来一天假,让他们加班的话,那和后世的傻逼领导有什么区别?

可不做些什么,他的一天,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李诺想了想,说道:“这样吧,麻烦裴大人帮我选十位明日愿意留在衙门当差的……”

他的话音未落,不少衙役暗暗向后挪动了一步。

好不容易才盼来一天假,他们早就计划好去逍遥快活了,谁愿意留在衙门当差啊?

李诺继续说道:“这十个人,我会给他们发一个月的俸禄,作为补偿。”

一群衙役闻言,猛然抬头。

什么?

明天当一天的差,就能多拿一个月的俸禄?

那还休个屁的沐啊!

生怕自己落选,反应快的,都已经跑了出来,对长安县令道:“大人,属下不累,属下愿意明天留在衙门当差!”

“我我我,我也不累!”

“还有我!”

“我也留下!”

转瞬的功夫,报名人数就超过了十個人,后站出来的见势不妙,立刻道:“大人,选我,我只要半个月的俸禄就行!”

其他人都在心里暗骂这个家伙,但也不得不自降价格,一个接一个的开口。

“我们也只要半个月的……”

“我十天,十天俸禄的就够了。”

裴哲很能理解这些争先恐后的家伙,干一天就能拿一个月的俸禄,换做是他,他也愿意,他的俸禄,都是娘子在管,如果能攒点私房钱,下次就有银子去凤栖楼接济那些苦命的女子……

好赌的爹,生病的娘,未成家的弟弟,可怜的她,作为父母官,他不帮她们谁帮她们?

想到这里,他看向李诺,笑着说道:“公子没有官身,独自在县衙审案,恐怕会惹人口舌,这样吧,明日让贱内自己回娘家,下官留在这里和公子一起……”

李诺不好意思道:“这不好吧,怎么能耽搁裴大人的家事?”

裴哲摆了摆手,说道:“百姓的事才是大事,下官枉为父母官,要向公子学习的还有很多…

不多时,李诺离开长安县衙。

衙役捕快看似威风,但其实俸禄并不高,每月不过二两,十个人也才二十两,李诺不知道家里具体有多少钱,但想必二十两还是出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