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你很会算是吧?(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2820 字 1个月前

天色刚亮,李诺起了个大早,从床上坐起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这两天过的格外充实,连带着睡觉也特别香,一觉睡醒,精力十足,美中不足的是,本就不多的寿命,又少了一天,匆匆吃过早饭,他便带着吴管家,直奔长安县衙。

不多时,长安县令裴哲打着哈欠从后衙走出来,有气无力的对李诺打了个招呼,“公子,这么早啊……”

两个人一个是上班,一個是挣命,积极性当然不一样。

李诺笑问道:“裴大人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裴哲捶了捶腰,昨天家里那母老虎怀疑他又偷偷跑去青楼了,他说没去,她非要自己证明,为了洗清嫌疑,他证明到后半夜才睡去,本来想多睡一会儿,有衙役禀报说衙门还没开门,李诺就来了,他只好出来迎接。

李诺见长安县令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摆了摆手,说道:“裴大人去睡觉吧,不用管我。”

裴哲捂嘴打了个哈欠,说道:“不了不了,公子都到了,下官岂有再睡之理,衙门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呢。”

该说不说,除了被惊扰了美梦,他还得感谢李诺。

作为一县之令,又是京县县令,他要管的事情太多了,虽说还有县丞和县尉辅佐,但在裴哲眼中,那两个家伙,全都是靠关系上来的无能之辈,而且两人拉帮结派,根本不惧他这位县令,完全不帮他分担公务,已经多日没来县衙了。

而李诺……,和李诺相比,裴哲有时会觉得自己是靠关系坐上这个位置的无能之辈。

从几百人中一眼看出凶手的本事,每每想起,裴哲都觉得心中震撼。

他不仅善于查案,还喜欢查案断案,简直就是为修法家而生的。

咦,等等……

裴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瞬间清醒了一些,目光望向李诺,试探问道:“公子,你不会是要修法家吧?”

李诺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裴哲愣在原地。

法家,法家可不兴修啊……

虽说法家判案就能变强,但要是判错了案,修为可是会不进反退的。

这还不是关键,古往今来,法家低境的弟子,还能在朝廷活跃,但一旦修到四境之后,危险性就会大大增加,历来法家强者,大都下场凄惨,不得善终,导致现在的法家,几乎已经名存实亡了。

而且……别人修法家也就罢了,你作为大理寺卿的儿子,凑什么热闹?

虽说法家修的是心中法,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路,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秉持胸中正义,锄强扶弱,惩奸除佞的。

他不会不知道,大夏最大的奸佞是谁吧?

倒反天罡,倒反天罡啊……

但这种话不是他能说的,面对李诺的疑问,裴哲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没有没有,公子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昨天李诺就让裴大人安排好了今日的案子,县衙开门之后,与案情相关的人员,已经在公堂之外排队等待,李诺没有耽搁时间,走进公堂,开始审案。

与此同时,宋府。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翻看着手中的两本小册子,微微点头,说道:“这次的功课,你们都完成的不错,尤其是慕儿,连这道雉兔同笼的问题都解出来了,这道问题,是你自己解的吗?”

宋慕儿很诚实的回答道:“是我问李诺哥哥,李诺哥哥讲给我听的。”

对此,老者并没有说什么,他每日除了给她们留基础的功课之外,还会留一道难题,让她们自己思考,培养她们的算学能力。

不管是自己解出来的,还是通过询问他人,只要她自己懂了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