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公堂断案(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4017 字 1个月前

虽然说最终判罚结果并没有改变,但却让李诺搞清了《法典》的规则。

法典上他的剩余寿命,是可以改变的。

仅徒刑而言,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罪犯每判刑一年,他就能多活一天。

他问过长安县令,大夏除了徒刑之外,轻的还有笞刑,杖刑,重的有流刑,死刑,这些刑罚能为他带来多少寿命上的收益,李诺暂且还不知道,一来那女刺客的定罪有上限,二来,他也不好抓着长安县令一个老实人使劲折腾。

不过有一点,李诺可以确定。

要想让《法典》增加寿命,犯人应该是要和他自己有关的,比如说行刺他的女刺客,如果随便什么案子都可以,官府每天判那么多案子,他不得长生不老?

这么说,岂不是刺杀他的人越多越好?

想要活命,就拿命来换……

这也太惨了,哪有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天天刺杀一个傻子?

长安县令担心,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对这纨绔动手,当然,他更怕气死自己,对李诺拱了拱手之后,说道:“公子,下官公堂上还审着案子,要不……”

说起案子,李诺灵机一动。

不知道案情与他无关,但他亲自审理的案子,能不能增加他的寿命?

时不我待,即便是刚刚增加了两天寿命,他也只有五天可活,必须抓住一切机会,一念及此,他立刻对长安县令道:“裴大人,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这件案子,可不可以让我来审?”

长安县令闻言一怔:“什么,公子要审案?”

李诺问道:“可以吗?”

没有官身,上堂审案,原则上当然是不可以的。

但你爹是大理寺卿,你说的话就是原则,谁又敢多言?

长安县令深吸口气,说道:“当然可以,公子这边请……”

吴管家好奇问李诺道:“公子,您审案做什么?”

李诺只是笑了笑,说道:“闲着没事,审着玩玩……”

吴管家也没有说什么,公子很有可能只是起了玩心,不过既然公子喜欢,就让他玩玩吧。

审案途中,县令大人匆匆离去,公堂两边的衙役虽然好奇,但也不敢多嘴,至于跪在堂下的两名嫌疑人,哪怕双膝跪麻了,也不敢乱动。

许久,县令大人才走回来,而他的身边,则是多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公子哥。

正五品的长安县令,竟然将主位让给了这位公子哥,对他的态度,更是无比恭敬,看的在场众人内心震颤,连呼吸都放缓了一些。

李诺刚才在外面已经了解过了,长安县令审的是一桩盗窃案,目前锁定了两名嫌疑人,正在进行惯例性的问话。

李诺先是拿来卷宗看了看,大夏的文字,类似于后世的繁体字,李诺写论文时,因为经常要研究古代文献,掌握的繁体字不少,虽然还有些字不认识,但根据前后文,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不过,他的前身,毕竟是一个连十以内加减法都不会的傻子,大概率是不认识几個字的。

李诺将卷宗递给长安县令,说道:“裴大人,这上面有很多字我不认识,麻烦你帮我念一念……”

长安县令心中冷笑,大字都不识一个,还学别人审案,一时心血来潮,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吐槽两句之后,他才微笑说道:“不麻烦,不麻烦,此案其实很简单,长安街的王氏,丢了几十两银子,怀疑是两位邻居其中一位所偷……”

不多时,李诺目光望向下方。

这就是一桩寻常的盗窃案,王氏的两位邻居都有嫌疑,但又没有充足的证据,无法定罪。

李诺思忖片刻,望向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瘦男人,问道:“昨日从起床算起,你都做了些什么,一桩一件,如实说来,不许遗漏。”

那瘦男人咳了两声,说道:“大人,我那天早上约莫巳时起床,先是在路边的包子店吃了三个包子,喝了一碗稀饭,然后就在街上溜达,午时的时候,去赌场赌了两把,未时左右在香满楼吃饭,然后回家睡了午觉,申时出门,和王氏打了招呼,之后去了凤栖楼快活……,快活完,去勾栏听了曲,看了猴戏,舞姬,然后和朋友喝了酒,亥时前回到家,回家便睡了,小人真的没有时间偷东西。”

李诺又望向另一个胖乎乎的汉子。

不等他开口,那汉子便立刻说道:“大人冤枉啊,小人卯时就起床做饼了,不到辰时出门卖饼,巳时卖完收工回家,先是挑水,然后砍柴,做完这些活,大概午时过了两刻,和王氏打了声招呼,回家煮饭……,酉时左右出门买米,在巷东头的刘家面馆吃了碗面,买完米回家,又洗了衣服,还顺便洗了澡,和老婆快活了一番,先是用了上位,然后是侧位,下位,最后是后位……”

长安县令不露痕迹的掏了掏裆,打断他道:“行了,这些事情就不用说的这么详细了……”

王氏家里失窃,丢了几十两银子,怀疑是两位邻居中的一人所为,于是他将二人传唤上堂,但二人都否认了盗窃之事,并且也都有不在场的证明。

几十两银子,对于寻常百姓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他这个做父母官的,当然也得重视,但他又懒得一一去查证,正好这纨绔想要查案,便随他去了。

他倒要看看,这纨绔有没有他爹的本事。

听完了两人的证词,李诺并没有说什么,随口和长安县令拉起家常,笑问道:“裴大人老家是哪里的?”

长安县令一愣,随后道:“陇南。”

“巧了……”

“你也是陇南的?你不是长安人氏吗?”

“我有一个朋友祖籍陇南……,对了,裴大人家中几口人?”

“有一个老母亲,和贱内育有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