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延寿之法【感谢“怜风空翼”盟主打赏】(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741 字 1个月前

一辆华贵的马车,缓缓行驶在长安街头。

李诺坐在车厢内,趁着没到县衙,掀开窗帘,观察着外面的一切。

这里的确是一个类似于华夏古代的地方,马车一路驶来,李诺透过窗户,无论是行人的衣装扮相,还是街边建筑的风格,都是古意盎然,没有任何现代科技的痕迹。

片刻后,李诺放下窗帘,视线回到马车车厢。

他的对面,一名清冷的女子,将一把长剑抱在怀里,目光时不时的望向李诺,但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在她的目光扫视下,李诺如坐针毡,这女人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危险,踢李诺的那一脚,到现在李诺也没等来道歉。

好在下一刻,马车在“吁”的一声中缓缓停下,吴管家掀开车帘,笑着说道:“少爷,少夫人,县衙到了。”

李诺如释重负,第一时间跳下马车。

县衙门口站岗的两名衙役正在闲聊,看到一辆车帘上绣有三道云纹的马车停在衙门口,那位年长的老捕快眼皮登时一跳,三道清晰的云纹,说明此辆马车的主人官职为正三品,要知道,长安县令也不过五品官而已。

不知县衙今天这是刮的什么风,又是吹来了哪路大神?

他不敢怠慢,一路弓着腰,小跑上前,恭敬问道:“见过几位贵人,不知卑职有什么地方可以效劳的吗?”

……

长安县衙。

公堂之上。

长安县令正在审理一桩盗窃案,就在两位嫌疑人各执一词,让他无法分辨,正心烦意乱时,一位捕快匆匆的从公堂外跑进来,在他耳边小声道:“大人,大理寺卿府的人来了……”

“谁来了!”

听到“大理寺卿”这四个字,长安县令连正在审案都忘了,昏昏沉沉的脑袋也瞬间清醒,茫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大腿碰到桌角却浑然不知,额头瞬间冒出细汗,脑海中只有“大理寺卿”这四个字回荡。

随后,他这辈子的记忆就开始迅速闪回。

除了前几日偷偷去了趟青楼,他近来应该是没犯什么事情,虽说朝廷不提倡官员狎妓,可也没有明令禁止,再说了,狎妓这么点事,也不至于惊动大理寺啊……

几个呼吸的功夫,他额头的细汗,已经变成了豆大的冷汗。

大理寺卿这几个字,当真是让长安的官员们闻风丧胆,官大一级压死人,大理寺卿不仅官职比他大了整整四级,而且是实实在在的手握着他们这些官员的命脉。

盛夏时节,公堂上却冷的可怕。

他记得很清楚,他的前任,上一任长安县令,就是死在大理寺卿手里……

他今日来找自己干什么?

莫不是因为早上的案子,该死的,该死的,一定是他们对那件案子的判罚不满意,这下完了!

他也只不过是看那姑娘可怜,一时心软,便刻意混淆了她的罪名,留她一命,现在倒好,反倒给自己惹上了大麻烦。

儒圣在上,诸子显灵,丢了官帽也就罢了,只希望那豺狼能手下留情,放他一条生路……

哎,这怕是不太可能,那豺狼是出了名的吃人不吐骨头,自己恐怕是活不成了,不知道家人能不能留几個活口,看在同是儒家子弟的份上,希望那人能放过他的妻儿……

他案子也顾不得审了,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跑到外面,心中极度忐忑,脸上还得挤出无比灿烂的笑容,说道:“几位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吴管家笑道:“大人客气了,这位是我家少爷,这位是少夫人……”

李诺看着眼前这位穿着浅绛色官服,一片赔笑的对他们点头哈腰的官员,一时难以适应。

长安县令,在后世,名义上的级别相当于首都核心区区长,李诺一个小小的科员,连见这种级别官员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让这种级别的领导在他面前点头哈腰。

不等李诺开口,长安县令便肃然说道:“该死的刺客,胆大包天,竟然敢行刺公子,公子放心,本官定会严惩不贷,给公子一个交代……”

李诺摆手道:“那倒不必,县令大人依照律法,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稍微恢复心神的长安县令诧异的看了李诺一眼,传言大理寺卿的儿子是傻子,但今日第一次见他,这年轻人生的丰神俊朗,目光清澈有神,怎么看都不像是傻子。

而且,看样子,对方似乎不是来找他麻烦的?

他摸不清对方话里有没有言外之意,试探问道:“公子想要怎么判,斩立决?”

李诺不懂这个世界大夏的律法,但正常情况下,死刑不会这么草率。

这位县令大人,恐怕是想讨好他。

李诺摇了摇头,说道:“依律判罚即可。”

见他如此说,长安县令心中一动,想了想,再次试探道:“依《大夏律》,因斗遂以兵刃斫射人,不著者,杖一百;若刃伤,刃谓金铁,无大小之限,堪以杀人者,徒二年……,所以本官判了她徒两年,公子对此判罚可还满意,不满意下官还可以改……”

李诺学过古代法律,对于这种遣词很熟悉,这句法条的大概意思是,用兵刃伤人,即便是没有伤到受害者,也要杖刑一百,而无论兵刃大小,只要造成伤口,最低也要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按照大夏律,那女刺客的行为,属于后者,是要蹲两年监狱的。

而在后世,若以杀人未遂罪论处,恐怕她的刑期还要更长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