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天才(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504 字 1个月前

22、天才

陈迹默默看着杀手死去,对方的眼神渐渐失去光彩。

与亡者对视的那一刻,你的心中会自然升起恻隐之心,那死去的眼神里有遗憾,有绝望,有

不舍。

陈迹靠在墙边坐着,他只觉得今晚格外漫长,明明距离乌云揍白猫也才几个时辰而已,他却

觉得自己经历了一整个深秋。

他起身走到杀手的尸体旁,摸索着对方的衣物,但什么线索也没摸到。

最终,他低头嗅了嗅对方衣物上的气味,忽然皱起眉头:“走吧,回家。”

陈迹弯腰揽起乌云,往太平医馆的方向一瘸一拐的走着,刚刚被杀手击打的部位还隐隐作

痛。

乌云爬上他的肩膀,就这么团在他肩上,稳稳当当的,仿佛它本来就该团在这里。

一人一猫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走进了黎明的微光里,陈迹说道:“等我们走到医馆,早餐铺

子应该开张了,给你买包子吃啊。”

乌云顿时来了精神:“你刚才找云羊要八文钱,就是为了给我买包子吗?!”

“是啊。”

“陈迹,你人还挺好的。”

“必须的。”

“陈迹,祝你以后赚大钱!”

“等我以后修行变厉害了,再也不受云羊和皎兔的鸟气!到时候,人挡杀人,佛……祖保

佑!”

“你以后会报复云羊和皎兔吗?”

陈迹想了想:“会。”

“嘿嘿嘿。”

“嘿嘿嘿。”

回到医馆时,公鸡已报过鸣了,刘曲星与佘登科却还没有起床。

乌云吃下两个包子之后回晚星苑了,陈迹则站在院子里,脱掉了自己所有衣服,用葫芦瓢从

水缸里舀出一瓢一瓢的凉水浇在头顶、身上,直到血迹洗去,直到洗得浑身通红,这才停了下

来。

他换上那件还没来及缝补的破衣服,坐在杏树旁的小椅子上发呆。

几天时间里,他已经杀了三个人:王龙、管家、杀手。

哪怕心智再坚定的人,也会有些彷徨,更何况陈迹只有十七岁。

外面传来了开门声,打断了陈迹的思绪。

他擦干了身体披上衣服往外走去,赫然见到姚老头单肩挎着个药箱,慢慢悠悠的走进来。

姚老头抬头看了他一眼,刹那间,陈迹身体僵硬,心跳也漏了一拍,犹如被猛虎盯上了似

的!

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没等陈迹反应过来,佘登科从学徒寝房里探出半边身子,好奇道:“师父,您怎么这么快就

回来了?”

“怎么,不希望我回来?”姚老头斜了他一眼。

佘登科赶忙道:“不是不是,就是有点好奇!”

说话间,刘曲星从屋里走出来,一边系腰带一边埋怨陈迹与佘登科:“你俩也真是的,没看

见师父还背着药箱呢吗,也不知道先帮师父接一下东西!”

陈迹:“……”

佘登科:“……”

刘曲星将药箱接过来,好奇道:“师父,刘家老太爷治好了吗,您这本来说去十天半个月

呢,结果一天就回来了。”

姚老头没好气道:“刘家那位都已经死了,我不回来难道留在那里超度他吗?我也不会

啊!”

陈迹惊讶道:“啊?刘老太爷死了吗,师父您出马都不行?”

姚老头道:“我出马什么?姓刘的住在洛城郊外庄园里,我坐的马车刚到半路就坏在那里

了,光修马车就用了大半天时间。到刘家庄园时他已经死了,连面都没见着,真他娘的倒霉,让

不知道内情的人听说了还以为是我医术不行!”

嗯?

陈迹心中一惊,这马车坏的是否也太巧了点?

那马车是二品大员才能坐的,说坏就坏了?

此时,刘曲星说道:“您应该是昨天晚上才到的刘家庄园吧?”

“嗯,”姚老头点点头。

“那连夜就给您送回来,也不怕给您累出个好歹来?”

姚老头冷笑:“留那干什么,再待几天还得给他家随份子……我先去歇会儿,醒了清点库

存、查账,谁敢稀里糊涂让我亏钱,就等着挨揍吧!”

陈迹心中大叫不好,他还没买人参呢!

……

……

天未透亮,飞云苑的奴婢已经忙碌起来。

她们在偏房烧好热水,端着铜盆,铜盆边缘搭着雪白的毛巾,噔噔噔走上罩楼二层。

云妃在喜饼伺候下起身梳妆,她懒洋洋说道:“天气凉了,上午让喜棠拿账本来,准备给各

个屋子发柴炭了。遣人去东市找漕帮的人问问,西山窑的银丝炭若到了,就采买一批回来用,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