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行官(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865 字 1个月前

21、行官

刘什鱼宅邸的朱漆大门,被人从里面缓缓拉开。

门内,当先走出来的云羊多了几分倨傲:“证据在此,我会将这些证据八百里加急送往京

城,由皇上定夺!”

刘明显坐在他的战马上,孝帽之下的表情被火光映照得明灭不定。

他看着云羊手里的那一摞证据,额头青筋跳动,他没想到云羊和皎兔真的找到了证据,此时

如果再要为老太爷报仇,已没有站得住的理由了。

然而,他忽然觉得不对劲……他抬头看向云羊身后,正有一蒙面之人低着头。

这是谁?

为何蒙着面?

正当刘明显想要再看仔细一些时,赫然见到云羊挪了一小步,将那蒙面之人彻底挡住,似笑

非笑的看着自己:“刘大人,还不退吗?”

刘明显沉默着,丝毫没有退意。

双方剑拔弩张,都在等着他开口,是战是退,都在他一念之间。

刘明显平静问道:“梁狗儿呢?”

马旁牵着缰绳的年轻人慌张道:“二叔,梁猫儿刚刚来送信儿,说梁狗儿已经对阉党出过

刀,这会儿在红衣巷睡下了。”

刘明显面色阴沉下来,他打量着已经拔刀而出的主刑司鱼龙卫,咬着牙说道:“让梁狗儿带

着他的那柄破刀给我滚出刘家,刘家没他容身之地了!”

然而,他依旧不打算罢休,竟是再次驱马,领着数百名刘家人压了上去。

此时,林朝青开口道:“刘大人,莫要误了整个刘家,你不如等刘阁老回到洛城之后问问

他,再决定怎么做。”

刘明显直勾勾盯着林朝青,最终,他隔空拱了拱手:“刘某在家中听候发落了,回府!为老

太爷置办丧事!

离去时,他又忍不住回头打量,正见到林朝青与那蒙面之人低声说着什么。

“查那个蒙面之人!”刘明显语气狰狞:“云羊与皎兔这两个活阎王杀人厉害,却从未听说

他们还有搜罪查证的本领,定是那蒙面之人在其中起了作用,一定要把他查出来!”

“知道了二叔。”

某一刻,刘明显甚至有种直觉:今晚若没有这蒙面人,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待刘家人离去,林朝青也翻身上马,他整了整蓑衣俯瞰向陈迹:“少年郎,我的承诺两月之

内有效,也许用不了两个月,你就会明白密谍司里都是什么人。”

云羊面色一黑:“阴阳怪气谁呢,你们主刑司除了会攻讦同僚,还会做什么?”

林朝青沉默不语的领着主刑司往东去了,那一袭暗色的蓑衣如黑色的羽翼收拢在背后,风尘

仆仆而来,风尘仆仆而去。

策马离去时,有鱼龙卫在斗笠之下对陈迹微笑,他们尊重有本事的人。

可陈迹注定不会为主刑司做事,因为他需要的并非是官职,也从未想过为皇权效力。

他现在更想修行,而修行需要钱,这是主刑司给不了的。

马蹄声远去,云羊看了陈迹一眼:“一旦加入主刑司,便是整个朝廷所有官员的敌人,只能

当一辈子孤臣。自古以来,孤臣有几个能善终的?”

陈迹平静回应道:“多谢云羊大人提醒。”

云羊问道:“你觉得,会不会还有其他刘家人涉及其中?”

陈迹摇摇头:“不知道。”

云羊又问:“景朝会不会还有其他传递情报的手段?”

陈迹再次摇头:“不知道。”

“你会不会像上次在周府一样,又藏了一手?”

陈迹笃定道:“没有。”

云羊气笑了,面前这小子远没有看起来那么老实,可他又没什么办法。

他笑眯眯的看着陈迹:“明天夜里,会有人将五十两银子送去太平医馆,走了。”

“稍等一下!能不能先预支八文钱?”陈迹问道。

云羊面色古怪的从袖口里点出八枚铜钱来:“你穷疯了吗八文钱也好意思开口?这算送你

的。”

陈迹诚恳笑道:“谢谢,那我便告辞了。”

皎兔忽然觉得,陈迹只有这一刻的笑容才最诚恳。

云羊道:“等等,先别走。”

还没等陈迹反应过来,却见他袖中落出一柄匕首在陈迹耳畔划过,一缕头发落在了他的手心

里:“现在你可以走了。”

陈迹沉默片刻,最终什么都没说便走了。

待到陈迹走远后,皎兔忍不住问道:“要不把他纳入密谍司来,把他调到咱们手下,就可以

随便使唤他干活了,哪用给他支付五十两银子作为报酬……五十两银子能买多少好看的衣裳,我

几年都穿不完!”

“不行,”云羊否定道:“这小子的能力……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还聪明,这是内相大

人最喜欢的。若真让他进了密谍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骑在我们头上了。”

“可十二生肖也没位置了啊,”皎兔道。

云羊低声道:“我听说病虎即将退位……我真是昏了头,怎么会觉得他能取代病虎的位

置。”

皎兔突然说道:“我们得确认一下他是不是景朝谍探才行,这样往后才能放心的用。”

云羊平静道:“我已经想到这一步,昨夜便飞鸽传书给开封府的梦鸡,他很快就会抵达洛

城,有他出手审讯可保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