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动乎险中(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708 字 1个月前

9、动乎险中

三个学徒,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

仿佛被人同时选中的宿命,有着某种特殊的安排。

陈迹联想到姚老头喜欢以六爻之术算卦的模样,还有能抵御冰流的负石抱桩之术,他总觉得

这位师父身上还有很多秘密。

难道在这个世界里,六爻之术真有上问苍穹、下问黄泉的神秘手段?

正思索着,一位身穿藏青色长衫的中年人登门,刘曲星赶忙笑脸相迎:“王管家,这么晚来

医馆?”

中年人朝姚老头拱了拱手:“姚太医,我家老夫人中午吃过饭以后便上吐下泻,如今已是昏

迷在床了,我家老爷遣我请您登门问诊。若您肯登门,必重谢。”

姚老头瞥了他一眼,随手在柜台上掷了六次铜钱:“地火明夷、风泽中孚……今晚不宜出

门,不去。”

陈迹:啊?

管家面露难色:“姚老先生,您是大夫,需有医者仁心,怎能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卦象便至

人命于不顾?”

“洛城那么多大夫呢差我一个?”姚老头瞪了他一眼:“你们李家向来抠门,上次夜里登门

求诊也说必有重谢,结果我上门诊病之后,只是扎了一针便治好了他母亲的头痛。你家老夫人嫌

我赚钱太简单,便想赖掉所谓的谢礼。临走时,竟然就送了我两条熏咸鱼,谁爱去谁去!”

王管家急了:“姚太医,我家老夫人年事已高,您体谅一下……”

姚老头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不要拿年龄说事,她比我小三十多岁呢,整个洛城没人能在我

这里倚老卖老。”

王管家:“……”

姚老头挥挥手:“佘登科,送客!”

待到佘登科送走王管家,回来对姚老头道:“师父,为啥不让我们出诊啊?出诊一次也能赚

一两银子呢。”

姚老头气的骂人:“你们到我这里两年了连脉都摸不准,现在让你们出诊,跟派个杀手过去

有什么区别?”

佘登科呼吸一滞:“师父,我有努力在学了……”

姚老头抬手便是一竹条抽在佘登科胳膊上:“滚去做饭!”

佘登科赶忙往后院走去,刘曲星则跟在他后面,一个高高壮壮魁梧似铁塔,一个瘦瘦的像麻

杆。

到了后院,佘登科沉声道:“你小子今天过分了,大家同门师兄弟,没你这么作践人的。”

刘曲星怔了一下:“我过分?我怎么过分了,他家不给他交学银,难不成还是我的错?你可

别忘了,师父的亲传弟子只收一人!”

佘登科陷入沉思,亲传弟子才能接太医院的官职,三位学徒本就是竞争关系。

……

……

厨房飘出饭香味,院子里摆好了矮矮的饭桌和矮脚凳,姚老头端着一碗小米粥,慢慢的溜着

边喝。

桌上放着一碟咸菜一碟豆腐,佘登科与刘曲星两人端坐在小凳子上,等师父吃完抹嘴了才敢

拿起筷子。

陈迹交不起学银,便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了,只能站在一旁啃杂粮饼子。

杂粮饼子里不知道掺了什么野菜,有些难以下咽。陈迹从水缸里接了一瓢水,就着水将饼子

送进肚里,拎着水桶和抹布往正堂走去。

姚老头瞥了他一眼:“天都黑了还去干活?”

“怕明日事情做不完,就起来先把地板擦了,”陈迹解释道。

姚老头挠了挠眉毛:“苦肉计?你可别做苦肉计给我看,我不会心软的。”

陈迹笑了笑:“不会的,师父,我尽快赚学银交给您。”

他是真的想留在医馆,不论是来自皎兔与云羊的威胁,亦或是体内冰流的未解之谜,都需要

他留在这里寻找解决的办法。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处境似乎不太好……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世界给了他重活一次的

机会,已经很不错了。

悲观者永远正确,但乐观者才能永远前进。

陈迹将水桶放在地上,拧干了抹布擦拭地板,然而就在他弯腰的刹那,体内那股冰流毫无征

兆的骤然涌现!

彻骨的寒冷袭来,快速抽走陈迹身体里的温度。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便浑身颤抖起来,宛如衣衫单薄的置身于寒冬腊月。

“这冰流到底是什么?真是人死后的冤魂吗,也许等师父把某个师兄揍死的时候可以观察观

察……”

陈迹颤抖着摆出负石抱桩之术压制冰流,奇怪的是,这次冰流并没有缩回丹田,而是继续在

身体里乱撞着,似要寻找什么。

他感受着冰流冲撞的方向,看向柜台后面,一排排朱红色药柜。

“是什么在吸引你?”陈迹一步步朝药柜挪去,直到他抽开写着‘人参’字样的抽屉!

五十年份人参,抽屉里仅有一株。

陈迹感受着冰流的指引,尝试着用手去触碰那株五十年份人参的须子,却见人参的六根须子

如融化般变成透明液体流转于他手心,最终凝结成了一颗珠子,拇指大小。

只是一瞬间,那股身体里的冰流竟被抽走了,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