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同年同月同日生(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952 字 1个月前

8、同年同月同日生

家人……

孤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陈迹只能小心翼翼的触摸着这个世界,感知它的神秘与危

机。

每一步都像是走在悬崖边缘,随时可能坠落深渊。

家人两个字,对他有种独特的吸引力。

陈迹很清醒的意识到,所谓家人不过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家人,而他则是一个对方死去后闯入

这个世界的偷渡客。

可心中便不免升起一丝好奇……万一他父母离世之后,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呢?

早课结束,陈迹师兄弟三人蹲在院子东南角的大水缸旁边洗漱。

他拿了一根柳条,将里面的柳枝木按压成刷子状,学着其他师兄弟的模样,生硬的刮起牙齿

来。

那位昨晚睡得很死、高高壮壮的师兄,龇牙咧嘴的蹲在地上:“师父今天脾气大,千万别惹

他,疼死了,我爹都没揍我这么狠过!”

陈迹吐掉嘴里的盐水,试探道:“也许练这个有用?”

刘曲星撇撇嘴:“有什么用啊,都练一年多了啥感觉也没有,你有什么感觉吗?”

“没有,”陈迹摇摇头,他确认了,那暖流确实只他自己能感觉到。

那位高高壮壮的师兄一边刷牙一边问道:“刘曲星,你娘待会儿来的时候,还会带上次那种

好吃的油饼子吗?”

瘦瘦的刘曲星翻了个白眼,吐掉漱口水:“佘登科,你少惦记我娘送来的吃食。”

佘登科不乐意了:“都是同门师兄弟,吃你点东西怎么了?”

陈迹乐呵呵笑道:“对啊,吃你点东西怎么了?”

此时,姚老头拎着竹条从主屋里出来:“还有心情说笑,等明天我考校你们学业的时候,看

你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都给我滚去正堂背书去。”

洗漱之后,三个师兄弟连早饭都没吃,便排排坐在医馆的门槛上,一人捧着一本医书翻着。

大家其实心思早就不在书上了,只眼巴巴等着家人来送钱送吃的,唯有陈迹默默的翻着,因

为他要填补的空白太多。

佘登科道:“师父明天考校学问,师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谁也不准偷偷温习,听到

没?”

刘曲星眼珠子转了转:“我最近都没翻过书,之前师父教的我也都忘了。”

佘登科冷笑着捏紧拳头:“你小子最好说的是实话!”

刘曲星缩了缩脖子:“你咋不说陈迹呢,早上他挨的竹条最少,这会儿还在看书!”

佘登科将陈迹手里的书合上:“不准看了,明天一起挨揍。我爹找人给我算过,能活到七十

多岁呢,师父他揍不死我!”

陈迹:“……八字这么硬的吗?”

时光好像回到了严酷却美好的高中时代,大家勾肩搭背着上课、放学,一起在操场上挥汗如

雨,一起挨老师的骂。

陈迹思索,如果来到这个世界以后都是这样的日子,能接受吗?好像也可以。

没等一会儿,却见刘曲星腾的一下蹿了出去,迎上了一位身穿青色襦裙的中年女人。

女人头上带着银钗,踩着一双绣花鞋,典雅又温和,身后还跟着个丫鬟。

她看见刘曲星时便笑起来,笑得格外温柔:“星儿,近来可有惹师父生气?”

“没有没有,师父可喜欢我了,我哪里会惹他老人家生气,”刘曲星乐呵呵将一个包袱交给

对方:“娘,这是我的换洗衣服,您回去给我洗了。”

佘登科坐在门槛上冷笑一声:“没出息,多大的人了还把衣服囤着给娘洗!”

女人接过衣物,将丫鬟手里的一个木盒子和一个布包裹递给刘曲星:“布包裹里是这个月的

学银,还有换洗的衣物。盒子里是娘给你做的一些点心,可分给师兄弟们吃。”

这一瞬,陈迹分明听到佘登科咽了口唾沫。

然而刘曲星并没有将点心拿给他们,当场打开了盒子,将里面的油饼子、绿豆糕,一个个塞

进嘴巴里。

眼瞅着刘曲星塞了两刻钟,终于将点心全都塞到了嗓子眼,这才把盒子又还给了女

人:“娘,您把盒子拿回去吧。”

陈迹:啊?

佘登科喃喃道:“你他娘的……”

母子二人又说了会儿话,刘曲星这才兴高采烈的拎着布包裹回来,迈过门槛儿的时候还打了

个饱嗝。

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参差错落的楼宇之间,孩童在小巷子里追逐打闹,女人端着盆子

去洛河边浆洗衣物。

有人赶着牛车往东去,牛会甩着尾巴拉下粪便,整条街道弥漫着一股沾着泥土的草腥味。

陈迹沉浸其中。

佘登科与陈迹就这么眼巴巴的等着,直到中午时,才有一名干练的汉子提着包袱赶来。

皮肤黝黑的汉子上身短襦,下身灰布裤子,袖子撸起到臂膀露出扭曲的纹身来:“老幺!”

“三哥!”佘登科眼睛顿时亮了。

那汉子爽朗笑道:“早起去东市给人帮手耽误了时间,给,这是娘给你准备的两挂腊肉,一

挂给你师父,一挂你自己留着吃。”

“哪来的肉?!”佘登科惊喜道。

“我和大哥前些天进山里遇到一头山猪,可惜是公的,有些腥臊味,”三哥笑着回应。

佘登科眉开眼笑:“有肉吃就不错了,哪还管什么腥臊味!”

“走了,今晚东市有大户人家办堂会,我去帮着搭搭台子,还能蹭场戏看,”三哥雷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