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0(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448 字 1个月前

脸上了,才又缓缓开口:“除了这个身份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可选,中校大人?”

突地换成一副好似在请示的口吻。双唇一张一合间,却抛给云落一个难解的问题。

纵然难解,弥隅继续吐露的字眼却化作无形的手,紧攥住他望过去的目光,移不动一寸:“其实那天在山洞里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我只是想看看,如果我忘记了,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山洞?哪个山洞?

是考核时的那个山洞,还是拿到克洛索的那个山洞——

“我来关心你。”是这句。

思及自己曾因为这一句话而露出的一些失态的表情,云落悔不当初。弥隅装得实在太像,让他以为弥隅真的忘记了曾说过什么。

棘手密码尚不得解,弥隅还偏偏接二连三用感情为难。云落进退两难,身陷窘境不知如何脱身。

弥隅却笑开,为难人的是他,主动放过的也是他:“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据我观察,你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在意我说的那些话嘛。以为我忘记的时候,失落得都要掉眼泪了。”

诚然,被放过也需要付出代价。被揭穿的窘迫在云落脸上一闪而过,眼睛微睁,焦急辩解:“你少自作多情,我才没——”

连否认的机会也不给他,弥隅靠了过来,云落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好像一只蜻蜓在唇上轻点了一下,转眼就飞走了。

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重新被拉开,他的眼神依旧盯着那只肇事逃逸的蜻蜓。因为才点了水所以看起来有些湿淋淋的,随着弥隅的呼吸扑簌着翅膀。

“那个问题的答案,想好了吗?”

云落着实认真地回忆了片刻,才想起弥隅那时在山洞里昏迷之前,抛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这关心给你,你要不要?”

正要开口,却先被弥隅拦下:“如果不是肯定的答案,就先不要说了吧。”

云落却反问他:“要,你就一直都会给吗?”

弥隅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好神气,好像在说一件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当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云落头低下去,嘴角却轻勾了一下:“那我再考虑考虑。”

这不是一个适合调情的时机,两人都懂得点到为止,这些明朗的试探不过是缓和气氛的调节剂。

弥隅用拇指揉开了云落皱在一起的眉心:“看起来轻松多了,那就继续为了我们三个工作吧。别太难为自己了,既然都能和Beta的身份和解,一个加密码,更是区区小事。我们云少校那么厉害,做什么都可以。”

哄小孩子的语气,标志是一定要在名字前面,加一个“我们”这样肉麻的定语。

说者本人却不觉得有什么,将话撂下,面不改色地退出了实验舱,留云落一个在原地,忘记了再度紧张。这是弥隅?

他认识的弥隅?

失神间,他的手背竟然已经凑到了唇边。反应过来时又被自己吓到,在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而后狠狠在嘴唇上蹭过。

无论是性、亲吻、还是拥抱,弥隅一向霸道又不予人退路,他从来喜欢的都是用尽所有的手段逼迫、强制,用他所有的优势,将自己的自尊狠狠丢在脚底下踩。

可刚刚的那只蜻蜓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