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4(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939 字 1个月前

这个小孩,年纪太小了。

他有记忆的时候,弥隅可能早已离开了F区。

“怎么了?”弥隅问。

“他不信我,也不认得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身份已经被看穿,尽管无济于事,云落还是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搭上手臂,刻意盖住金光灿灿的肩章,“弥隅,我看上去很像坏人吗?这么容易就被打上标签。”

弥隅摸着鼻头轻笑:“你?不像天生的坏人,看起来倒很容易被坏人利用,一条路走到黑,执迷不悟。”

云落听出来,这又是在打趣他的过去。

被心思澄澈的小孩子怀疑已足够难堪,弥隅还不分场合开这样的玩笑,他笑不出来。

“弥隅?”地上的小孩却在听到某个关键词时突然抬头,死死盯住弥隅的脸,确认一般问道,“你是弥隅?”

弥隅点头:“认得我?”

那孩子的头拨浪鼓似的摇了摇,而后觉得不对,又点一点:“其实不认得,但是小九哥哥总提起你。”

小九。弥隅面色短暂变了片刻,有些阴沉,小孩子看了难免误会,以为说错话惹到了人,瑟缩着又向墙角里躲了躲。

他没说错话,只是不小心揭开了弥隅心上最新鲜的那块疮疤。

弥隅压下翻涌的情绪,伸出手:“既然认得我,不想饿肚子,就拿过来。”

送走弥久之后,云落再没见过弥隅脸上露出脆弱神情。这样的念头曾经一闪而过,却被通感捉到。

他便不避讳地问起。

“总要至少有一根承重柱,才能撑起一个家来。你累了,我就替你多撑一会。”

“什么时候我撑不住了,你就不要偷懒了。”

当时他好像是这样说的。

那时才得知真相不多久,云落最无措的时刻,被他尽然看在眼底。

他强迫自己从F区的悲痛中走出,为了云落许诺给他的一个家。

尽管前者意图里还包含了颜言和陆安歌,但弥隅主观忽略。浸在爱河里的人,事事率先想到另一半,要他们撑起一个所谓的家,指望不上。

小孩子的防备果然来得快去得也快。显然弥久在他心里的置信度不亚于传闻中的“弥隅”这个名字,他将压缩饼干递出去,毫不犹豫。

弥隅轻而易举扯开包装袋,又如约将食物递还回去,以示诚意。

“刚刚问你认不认得他,你明明说...”云落话说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他指着弥隅,问,“认不认得这个人”,得到否定回答。

然后才指指弥隅的胸牌,要他确认。

小孩子对着那两个烫金的大字怔然许久,还是摇了摇头。

于是云落自然以为他其实并不认识弥隅。可他忘了,生在F区,这个年岁的小孩,哪里识几个字。

那间弥隅好不容易换来的学校,早就在不久前,匆匆地建起,又匆匆覆灭了。

他从未提起过弥隅的名字,而小孩子也从未见过弥隅的脸。

时间流逝时从不告知世人,仿佛只是眨眼间,弥隅离开F区竟都快要四年。

曾经F区无人不晓,四年后再归来,见过他的人都走得匆忙,最终只剩给后生,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一刹那间,云落觉得小孩子对S区的恨意,其实本无需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