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7(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337 字 1个月前

打算道歉。

陆安歌怒视他:“你偷听我们讲话?”

“无意之举,”弥隅耸耸肩,“半夜睡不着,不小心撞见而已。”

短短两句话的功夫,云落数次尝试将手抽出来,都以失败告终。他任弥隅和陆安歌各说各的话,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

“所以你们都知道了,还是不打算告诉他么?”弥隅的视线突然凌厉起来,“关于这些事件的幕后黑手,陆少校是不是有点眉目?”

云落终于抬起了头:“什么?”

陆安歌和颜言肉眼可见紧张起来:“你听到了多少?”

“没听到具体的名字,但能猜个十之八九。”

弥隅正经起来有难被任何人压制的气场,正在陆安歌也惊叹之时,他再次开口,似质问也似命令:“你们非要他在一无所知下自己发现真相么?他无权知道?况且就算你们真的想瞒,又瞒得住么?他又不傻。”

解决苦痛的方式永远不是逃避,那只会让一切所惧怕的东西变本加厉。弥隅抓住云落手腕,企图强行推他去面对一个真相。云落没有任何拒绝余地,哪怕真相背后是遍体鳞伤。

若一直放任伤口不管,最后只会变成一摊腐肉。不如痛快揭开,换一场鲜血淋漓,狠狠痛过一场,恢复得会更快些。

逃避不能让人成长,伤痛才能。这一点无需弥隅说,云落有绝不输他的感受。

陆安歌心中一番挣扎,还是开了口:“我怀疑...云老将军,可能和M国私下有通讯往来。”

果然这不是云落一瞬可以消化掉的内容:“我爷爷...和M国?”

串起一地零碎线索的那根线终于出现,莫名出现在F区的M国势力如果借了云家的力,似乎一切便都能说得通。

这条线细却锋利,尽管心中早做过最坏的预期,出现的那一刻还是足以在云落的心上割得鲜血淋漓。

“我之前试着拦截过一封异常地址发给他的信件,但中途遭到反追踪,信件启动了自行销毁程序。我没看到完整内容,但可以确认,关键字是‘资源’。”陆安歌又继续说,语气中不无遗憾,“很可惜,那之后不慎打草惊蛇,再也没有拦截到有用的信件。”

轻而易举混入中央军队的M国奸细、考核环境里毫不掩饰的为难、对陆安歌的一路追杀,若是有了至高权利的授意,这些看起来困难重重的事件便统统都不再是问题。

三人一时间陷入静默,都看着云落的脸色。

有些真相既成事实,不容他自欺欺人的否认。

云落的呼吸只是粗重了片刻,而后声音有几分低沉着开口:“考核环境里的重重危机似乎都是冲我而来;之前那个假夏观树的计划若是得逞,直接受害者却是弥隅...再加上,被莫名加以‘叛国罪’被通缉追杀的又是安歌...”

他的视线在三人之间逡巡一圈,眼神里的疲惫似要溢出来:“那他的目标究竟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正是因为弥隅当初被你拦了下来,所以此时在F区动手的才会是M国的人?如果他那时成功逃回来了呢?”

陆安歌似乎难得同弥隅达成了共识,一旦说起来,似乎就没了停下的打算,誓要将他心上的疮疤一鼓作气挖干净才肯罢休:

“弥隅离开这些年从未现过身,F区早就有了质疑的声音,不过因为唯一的议席也被剥夺,F区彻底丧失在联邦议会的话语权,所以敢怒不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