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0(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828 字 1个月前

剩下的哀嚎不停,似有不甘,怒意不减地直盯着三人,脚步却似乎被什么吓退,节节向洞外撤去。

三人循着野兽退却的路径步步紧逼,到了洞口才发觉天已完全黑透。半轮残月挂上高树梢头,成为唯一暗淡的光源。

空中的倒计时正巧定格在“48:00:00”。

孤狼最终消失在夜色中的丛林。

“你们没事吧!”颜言手里握着手电,另一只手臂将剩余的所有药品抱在怀里,一路小跑至两人身边。

强光差些晃到弥隅脸上时,他迅疾闪身躲过,伸脚踢踢方才命丧云落刀下的狼魂:“你能不能先切换掉防御模式再激动?想让我给这头畜生陪葬?”

“你和畜生也没什么区...”

颜言难得见弥隅一副颓势,正想抓了机会讽刺一番,却发现什么不对。他将手电的光调回照明模式,柔和的光落回弥隅脸上,照出一片不正常的红:“你什么情况?”

弥隅的呼吸急促,听起来原因却不是刚刚那场酣战。不是体力用尽的疲惫,而是...身体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烧。

他的吐息滚烫,像是被火炙烤出的水汽。

云落握上他的手腕,温度高得吓人。

连接的另一端,砰砰、砰砰。那人的心跳有力又急促,有种强行压制的不耐。

“不知道,哪受伤了吧,”弥隅敷衍两句起身,隔空向颜言伸出手,“老规矩,东西给我,我自己处理。”

颜言看了云落一眼。

云落顿了两秒,按下弥隅的手:“给我吧。”

【作者有话说】

sorry动作描写多了点 但我发誓 他们受的每一处伤都有用。。。

第59章 “把命赔给我。”

颜言迟疑,却未听从任何一人,往洞穴一边的石壁走去:“你们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治伤要紧。”

云落将弥隅手臂搭上肩膀,半扶着人过去,靠着墙壁缓缓坐下。

好在弥隅后腰的伤口并不算深,只是轻微剐蹭。真正棘手的是肋骨处的插入伤。

“为什么挡在我前面?”

这不是个提问的好时机,但云落只能选择颜言也在场的时间发问。

他试过很多次,最终发现他并不能够自如地掌控他与弥隅之间的气氛。即使预设要剑拔弩张、水火不容,也难避免哪一小步走错,就诱发连锁反应,步步皆错。提问也一样。

从弥隅将信息素注入他腺体的那一刻起,一切都不会再像从前一样按部就班。他们正在脱轨的路上,头也不回地狂奔。

不遇悬崖、双双跌落至粉身碎骨,绝不会停下。

至少颜言的存在可以减少一些未知的变数。

弥隅抬眼望他:“你欠我那么多,不如把命也赔给我。我不让你死,就谁也不能要你的命。”

打好的腹稿在心底千回百转,终究还是说不出口。“不想你死”,只要说出去,似乎自己就已在同云落的这场较量里占了下风。

云落心里一紧。他与弥隅之间所谓的那些“亏欠”,生怕隔墙有耳,被人听去。于是开口警告:“如果真有人借操控考核要我的命,你拦不住。”

如果弥隅之前所有猜测都是真的,敌暗我明,没有比这更被动的局面。

弥隅却轻哼一声:“云少校居然会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