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410 字 1个月前

的接触——弥隅说到做到,仅一句话的功夫,便重新咬上他的脖子,利落地将信息素注进了他的腺体。

打一架,到头破血流、半死不活,或者被咬一口都无所谓,云落早已习惯了单纯的痛楚,在这样的情境下,甚至能帮他保持清醒。

只是一旦弥隅的信息素注入他体内,性质就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注入信息素是标记行为。意味着他对这个身份的妥协,作为一个Beta,对另一个Alpha的彻底臣服。

哪怕只是临时标记,云落依旧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

弥隅的确在报复,赤裸、毫不掩饰。他用力闭合齿关咬下的那一刻,云落终于感知到他心里的恨。

这样的恨意在起初本是不值一提的。一个从F区天降来的Alpha,恨他又能如何。对云落而言,那些情绪既廉价,也根本不值得在意。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也平等地恨着弥隅的好运。

他忌妒、不解,一切剑拔弩张背后的真相,原本就是人类最原始又丑陋的恨意。

但恨只能是纯粹的恨,容不下其他任何多余的感情。一旦他曾对弥隅产生过那么一点点的愧疚和恻隐之心,那彼此间本应有来有回的恨意,就变了味道。

云落清楚,此时让他落于下风的不只是身上新旧叠加的伤,还有他与弥隅之间因身份悬殊带来的差距。

Beta和Alpha本就没有任何拿来比较的优势,更何况弥隅从没觉得以信息素进行压制是什么不齿的行为。

他可笑地以为曾与弥隅之间产生了共情,在某个瞬间误会了他们或许同病相怜。可到头来,弥隅依旧有恨着他的权力,在他受伤的时刻将他玩弄得如同一个小丑,他却毫无反抗之力。

只有他的恨从来都只能咽回肚子里。

只有他得不到任何的共情,没有人感同他的身受。

那些因身份差异带来的屈辱再次卷土重来,渐渐盖过对眼前人的愧疚。他心里的那点恨意和不平衡从未消弭,在被弥隅轻易拿捏于掌心为所欲为之际,当初的妒火便重新燃起来,烧得更旺——为什么。

为什么他不是Alpha。

为什么在命运面前,弥隅像是被眷顾的那一个,唯独他被抛弃,甚至没有人愿意回头多望上一眼。

为什么他保护不了心属之人、没有爱人的资格,连朋友出事都束手无策。

压抑的情绪在一瞬汇聚到一处,从云落的喉咙挤出,却只有无声的嘶喊。弥隅一惊,松开他的后颈。同时觉察到怀中人的挣扎渐渐弱了,进而变得颓然。

刚刚还挥舞着利爪奋力抗争的人,竟一瞬间安静得无声。云落低垂着头,才被攻击过的后颈就这么不设防地暴露在他的眼底。

脆弱的腺体还在向外冒血。鲜红的血珠汩汩流成一道,同主人的情绪融为一体,滚落时都在打着颤。

云落的脸陷在弥隅投下的阴影里,用尽了力气将拳头握紧:“放开我。”

弥隅捏着下巴将人强硬地扳过来面对着自己,对上那双水润的眸子和几道纵横的湿痕,一下有些哑然:“你...哭了?”

云落却抬手将那些痕迹一并抹杀,在他不及反应之时偏过头去,开口:“够了吗,弥隅。够了就从我这里离开。”

“不够。”

他这样说着,还是跳下了床,站在床边俯视着云落:“你记住,这事永远没完——现在,是你欠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