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7(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411 字 1个月前

只手应声分开。镣铐被褪下丢至一边,他眼也不抬地按摩带着通讯器的右腕。

云光启行至云落床边,拉上一半的床帘,扶起云落半靠在床背。

云落腕子上的通讯器重新咬合进他的手臂,严丝合缝到仿佛从没被摘下来过一般。

每每独处的时候,云落总能感受到云光启毫无保留的感情,似是一个父亲,对多年无法偏爱的儿子所做的补偿。

此时他的父亲就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的手腕:“痛吗?”

痛,痛得快要死了。云落想要这样说,想要在父亲面前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然后大哭一场。可转念想,痛都痛过了,再说出来还有什么意义。

他答:“还活着。”

云光启垂头,轻叹一声后再无声音。许久的沉默后,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云落:“你嘱咐管家去查的东西。”

云落闻言,一脸警戒地抬头看着他,接过东西打开来看。

调查结果显示,向他传送匿名消息的设备来自一台违规的通讯器。因为信号可以联通到外星系去,一经发出极易被判定为通敌,因此在联邦内是绝不允许使用的违禁品。

信号已经再次隐藏起来,无法继续追踪。对方的反侦察意识几乎无懈可击。

云光启显然是提前知晓了调查结果,此时只是将手套摘下来,握在手里攥着,垂头看他:“该庆幸管家汇报的人是我,而不是你爷爷。”

身边人其实都信不过,这一点云落早就心知肚明,所以才一直独来独往。只是那条匿名信息来的时机恰到好处又万分关键,像是有人观察着他的行动,悄悄在暗中相助。

云落几乎可以肯定,全联邦除了颜言和陆安歌,没有第三个人会将自己的安全置之度外来这样帮他。

...陆安歌?会是他吗?

云落心里在打着鼓。

可消息既然是阅后即焚,发信讯号也可能转瞬即逝。若是回到军队后再从长计议,可能就要再次失去陆安歌的消息。他不愿放弃任何的可能,所以才在当下就求助了曾跟在父亲身边数十年的老管家。

现在想来此举着实冒险。如果管家汇报的人不是云光启,如果云光启拿到消息后不是来到病房告诉他,而是转头去了联邦议会...想来后怕,不论对方是不是陆安歌,都有一个主动对他施以援手的人差些因他的草率行径而被发现,再被处罚。

太鲁莽了,做了多年的少校,一个职业军人的素养不该是这样的。

但颜言、云光启、陆安歌,或许此时还要多一个弥隅...他的心早已足够乱了。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云光启又被其他的事务叫走。他前脚离开,云落后脚便开始往那份情报追踪到的信号地址发送讯息。

存在被破译的风险,云落不敢讲得太直白,只试探地发了一行字符过去:「AOAAAB」。

这是三个人分化前说过的玩笑话。忘了是谁先说,会不会三个人都分化成为Alpha,一起进入联邦军队做战神,所向披靡。

后来按照不同的分化顺序,颜言先成为了Omega,接着是陆安歌成为三人之中首个Alpha。而后,只剩下他自己依旧在等待,一直等到了现在,等到心灰意冷。

可他们之中唯一成为了Alpha的人,如今却不知所踪。

发出去的消息等到傍晚,依旧杳无回音。云落不死心,又发了一遍,无人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