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522 字 1个月前

又夹着那个塑胶管转了几圈,最终拉开抽屉丢了进去。

存在即合理,除非有一日这道疤自己不见,他没理由再用尽办法非要它消失。不如就留在手臂上,每天提醒他,别忘了陆安歌。

即使再也见不到面,也不要忘了他。

至于弥隅,当真没有在他受伤之余再来趁人之危。两人同处一室,虽然大多数时间里彼此之间塞满了沉默,好在还算相安无事。

相安无事是指,不提起颜言和F区的时候。提及颜言,徒留他紧张;而他要是说上F区两句不中听的话,又少不了是一通怒目相对。

浴室门开,弥隅带着一身水汽走出来。依旧裸着上半身,发梢的水珠顺着满身肌肉纹理一路蜿蜒下滑,滑入人鱼线的浅沟,最后消失在裤腰里。

头发长了些,发尾已经搭上后颈,刘海在低头时长长地遮住了眼睛,但似乎依旧没有任何想要剪短的打算。

他站到落地镜前,伸手将眼前的碎发掀至头顶,露出一双锐利的眼,在镜中与云落四目相对:“云少校,偷看我?”

云落收回视线,落下挽起的袖口,盖住那条蜿蜒的红痕。而后起身,不等弥隅穿好上衣便拉开房门走了出去:“走吧,要迟到了。”

【作者有话说】

弥隅:脾气暴躁的lp骗几次才能长记性?

云落:你才脾气暴躁,你全家都暴躁。你骗人是你不对,别拿别人的信任当好欺负。

弥隅:(耸肩)你看,我说什么来的。

是加更!谢谢各位老板的喜欢!!情人节快乐(白情也是情人节!!)

第35章 讣告

云光启的办公室内。

上次这样三人同处一室的局面,还是云落来质问陆安歌的下落。此时云落与弥隅并排站在办公桌前,依规矩行了一个军礼。

云光启双手交叉置于桌前,抬起头以一种近乎怜悯的目光看着云落:“今早接到消息,陆安歌...已确认死亡。”

云落的腰板依旧挺得笔直,太阳穴边敬礼的手甚至还来不及放下。他的目光突然滞在了一处,细看之下又仿佛根本没有焦点。

弥隅的余光看到他的喉结滚下去,又滑上来,而后才缓缓开口:“你说...什么?”

“陆安歌——确认死亡。”

云落的手终于落了下去,毫无力气地摔在裤侧,又轻弹起来。他似是在消化这个消息,又更像在忍耐。

终于,他的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尸体呢?我要见他。”

“前不久他在外区被发现,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所以就地处理了。怕你和颜言想念,于是破例进行了焚化。”

云光启从抽屉里捞出几样东西,朝他递过去:“这是他留下的遗物,和捡出来的部分骨灰,其他的入了陵园。都交给你,至于要不要给颜言...你自己定夺。”

这些年来,早没人再进行火葬。通常都是送进专门的处理舱,舱门另一端连着星系,一个按钮按下去,人就成为无垠星河里的一块碎屑。

云落颤巍着接过云光启递来的东西,握在手心里,有那么一瞬,不敢将手掌打开。

待四指终于拂去,掩盖下的物件显露出来,被他掌心的薄汗浸得有些潮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