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448 字 1个月前

请轻轻跳过...别骂,作者是亲妈,指天发誓...云落的表情映在云光启面前的微型显示屏上。那是这么多年来,云光启首次在自己儿子的脸上见到这样的神色。

绝望、无助、难以置信。

云光启的心里跟着一痛。从小将联邦军队当做信仰的云落,此时终于在满脸的痛苦中浮现出一丝动摇的神色。

父亲亲口宣布了挚友的罪状,告诉他陆安歌其罪当诛,绝不可饶恕。而他若想要免遭连坐,唯一的办法,是去面对另一个可能丧命的困境。

云光启闭上了眼,垂落在身侧的五指甚至有了片刻几不可察的颤抖,随即又和话音一起恢复了平静。

他的声音再次变得冷酷,一如年轻时在外星系征战时那样果决,对冰冷的机器下达了命令:“动手吧。”

手腕被放了一只下来,云落尝试寻找破解的方法,奈何在松弛剂的作用之下,根本无计可施。

那一管药剂的作用渐显,云落浑身的力气被一点一点抽走。一束红色的激光于身侧出现,靠近他的手腕。利落闪过,在通讯器的表面留下一道切痕。

而后机械臂抓住被切开的边缘向上掀起一角,隐约可见有丝状物丛生,穿过云落单薄的皮肤,与通讯器相连。

这东西太久不曾从云落的腕子上摘下来过,几乎已经和皮肤融为一体。精钢打造的东西被掀到一定的角度,而后像卡住了一般,却是怎么也不动了。

机器无情,不顾云落皮肤下仍在跃动的脉络,开始蓄力。与通讯器相连的那一块皮肤被生硬拉扯,那气势仿若要将他活剥。

机械臂换上一把锋利短刀,钻进人体与精钢紧贴的缝隙,而后利落地一划。

皮肉分离。原本只能翻开刁钻角度的通讯器,终于沿着正中的那一道划痕,敞亮向两侧完全打开来。

精钢的内侧分布着零星的皮肤组织。

根植于他体内的那些丝状物竟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见状向更深处缩了回去。

豆大的汗珠从云落的额前滚落,砸穿了地面上的一滴血。上齿在下唇上咬出了深痕,却依旧不闻他喊出一声痛来。

云落的手臂上已经糊满了血,机械臂却依旧张牙舞爪,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红色激光再次靠近,视云落的手臂如已然破碎的通讯器,径直对着软组织又划下去。机械臂沿着切口的缝隙插入、向两边扩开,露出鲜红的血肉组织。

原本光滑的皮肤一下变得空洞,机械连接端满是泛着绿光的纤维,与云落的血管三三两两地纠缠在一起,绞成一股,周遭的血色因为这一片绿色的荧光而变得可怖。

机械爪又伸过来,五指张开,硬生从云落的手腕上将那已是一堆废铁的通讯器拎了起来。

那团簇在一起的仿真纤维神经连带着被拎起来悬在空中,像糖浆挂出的细丝,晶莹剔透。

痛感又被放大,全身的神经几乎都因这一下遭受牵连,仿佛要将他的灵魂抽吸离体。云落脖颈上已满是暴起的青筋,额头被冷汗浸透。

松弛剂依旧在发挥效用。痛到想要大喊,喉咙里却像灌了铅;想握拳奋起,手指却丝毫不听使唤。

机械臂锋利的刀刃在此时对准了连接点,毫无感情地起落,斩断了悬空的荧荧绿瀑。云落被抽离到一半的灵魂仿佛被一双大手狠狠推下,得以归位。

一直以来,陆安歌的踪迹只隐约在脑海中如幻影,而经这一遭后,终于彻底如同虚妄的泡沫,被这一刀砍得烟消云散了。

机械臂功成身退,缓缓消失在云落渐趋模糊的视野里。痛意在此时终于开始真正地蔓延,从所有神经束的末梢细密钻出,一波波接连袭来,像不知好歹又不觉疲倦的虫,誓要将他噬空。

云光启负手而立,舍不得转过身去看上云落一眼。良久,身后除了粗重而急促的喘息和极其偶尔才会漏出一声忍耐的痛哼之外,安静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