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707 字 1个月前

要去,你能怎么样?”

真要在这个时候动起手来,云落有伤在身,根本没任何胜算。但他还是在弥隅面前,缓缓抬手拦住他的去路:“你去不了。”

四目相对,只有彼此视线中交错的暗火在空气中无声切磋。气氛一时僵持不下,云落眼里的坚决和执拗动也不动,大抵就算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弥隅的眉头深锁,最终还是先叹出一口气,拂袖离去:“疯子!”

【作者有话说】

九子:弥隅,陆安歌有酒庄,你是不是有个醋庄,好酸。

弥隅:别惹。小心拿你当沙袋。。。。。。。。。。。。。。。

精神连接:破而后立

第28章 易碎品

自不欢而散后,云落在这一天里没再出现过。

下午的训练也不见踪影,而这绝不是几乎全年满勤的他会做的事情。

训练结束后弥隅回到寝室,云落的床铺得一如早上离开时那样整齐,看样子是没回来过。

他在那棵大树下与云落分道扬镳时,对方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唇间除了点染上的血迹之外,苍白如纸。

想想他如果真出了什么事,自己也落不下什么好处,离开军队一事更是遥遥无期...弥隅挣扎一番,还是决定去军医院看上一眼。

彼时已入了夜,弥隅向颜言的办公室望过去,不见一点亮光,该是已经过了换班的时间。

发给云落的消息是一定得不到回复的,等云落来答不如自力更生。他走向取药的窗口,自报家门:“弥隅。我是云落少校的室友,他中午开的药忘记了,我来替他取。”

对方查询一番后摇摇头:“今天...没有云落少校的就诊记录。”

“那颜言医生的看诊记录呢?会不会是没有登记?他们两个关系好像还不...”

“不会的,所有接诊都要记录在案,不存在私下约见的情况,”窗口里的人话虽是这样讲,还是替他查阅了颜言的接诊记录,“颜医生接诊过的病人中也没有云落少校的名字。”

弥隅点点头,向对方道了谢,而后离去。

一直等到深夜,依旧不见人影,消息也没有一点。

弥隅侧躺在床上,望着对面整齐的床铺,皎洁的月光平铺在上面,更显得空荡荡。他来到联邦军队后还是第一次独自过夜,这偌大的房间,两张床,留他一人独守。

他想不出云落夜不归宿的理由,毕竟这完全有悖于他以往的作风。谈不上担心,云家人在联邦军队里的地位足够横着走,就算云落离开后不幸晕倒在某个角落,也一定会得到最及时的救治。

他不需要自己担心,而自己也不该担心。

在心里闪过了无数遍这样的念头,弥隅终于浅浅地入了梦。

梦里他再次看到荒生渐行渐远的背影。轻浅的梦破碎,他惊起,手背抚上额头,一片湿冷。刺眼的光从被风拂起的窗帘间隙射进来,他下意识抬起胳膊挡在眼前。

回神那一瞬,对上云落的那张床,依旧空空如也。

云落一夜未归。

弥隅从床上直起身来,打开通讯器的联系人名单。

只有云光启和云落两个人的名字,一上一下整齐排布在界面里。与云落的联系窗口一片空白,两人之间从未用这样的方式交流过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