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455 字 1个月前

了误触的按钮,光消失了。

云落远远看见自己翻墙出来的位置突地有一束光闪过,极亮,转瞬即逝,黑夜像被劈开了一道口子,眨眼又愈合。

他谨慎地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备用信号屏蔽器,而后逐渐靠近,在墙角下发现了一件崭新的军装外套。

他将外套翻至正面,凑着微弱的光看清了衣襟边铭牌上的字:

「弥隅 少校」。

【作者有话说】

弥隅:小小一团的云落。小小一团。小小...云落:在嘀咕什么?自我评价么?

弥隅:什么自我评...(?)你要不试试?

第0021章 易感期

弥隅从联邦军队的禁闭室走出来时,已是被巡逻兵在墙根下发现后的第三天中午。

被关进去的第一天,军医院派人来抽走了他两管血。自从到了联邦军队后没少被抽血,惯常是每周至少一次,每次还都比其他人多取一些。

弥隅嫌麻烦,有人来就让抽,从没问过原因。

原本为期五天的禁闭,因例行为他体检的医生断言他的易感期将近而不得不提前结束。顶级Alpha入伍后的初次易感期,破坏性、杀伤力有多大谁也说不清楚,没人愿意趟这趟浑水。

就算在禁闭室内待足五天,这样的处罚看起来也依旧草率了些。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身着睡衣说明没有蓄谋,属临时起意;身上没有搜出违禁物品,亦无他物证明翻墙外出的动机。再加上初入军队经验不足,遂决定从轻处罚,重在熟记军规、自我反省。

有人来替他打开禁闭室的大门,宣布上面下达的命令。除了将他释放之外,还要他立刻前往军医院,领取易感期所需的抑制剂。

宣毕,来人又后撤一步,又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弥隅看一眼对他避之不及的两人,不以为意。他走出禁闭室,在烈日下伸了个懒腰,而后不疾不徐地向着军医院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走远了,守了他三天的两个小兵终于舒了口气。

中午的军医院人影寥寥,弥隅按通讯器上传来的指示推开一间诊疗室的房门,桌前的人闻声抬头望了他一眼,是个上了些年纪的已婚Omega。

弥隅抽抽鼻子,很好,没有什么刺激的信息素味道。

他拉开椅子坐下来,医生的视线从桌面上摊开的一堆文件里抬起来,落到他脸上打量:“你之前在军校曾有过易感期紊乱症?”

那叠文件的抬头露出来,弥隅迅速扫过一眼,是他在军校三年里所有的易感期记录。

他如实回答:“刚到军校的时候是有,后期就稳定很多了。”

档案上写得十分清楚,所谓的易感期紊乱,不过是发作的时间十分不固定而已。随身携带抑制剂、发现症状后及时注射,也就和普通Alpha一样,很快就能得到控制。

没有伤过人、甚至没有破坏过公共物品。因此档案上的危险等级评定并不算高。

Omega显然经验丰富,面色不改地从抽屉中抽出两支抑制剂放到弥隅面前。

弥隅正伸手要拿,东西却被人反手按在了掌下:“我看了你在禁闭期间的血液报告,近期的信息素水平波动有一点严重。易感期临近,你得多注意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