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596 字 1个月前

多,这些通通都不足为惧,他怕的是未知。

不知道另一头的人在哪里、执行什么任务现在又怎么样,假如真的遇到了致命的危险,他连基本的援救都无法提供,只能通过建立起的连接关系,将陆安歌可能正在经历的苦痛,切身体会一遍。

如果那一头真的出了事,他不知道该怎么向自己交代,更不知道如何向颜言交代。

“一损俱损?”弥隅嘀咕着又问,“姑且不说叛逃,如果你的同伴因故牺牲,你捡了一条命回来,还得因为这个让你一个幸存的去死不成?”云落点点头。

“什么毛病?你们S区是不是没有正常人?”弥隅不客气地骂一声,“突然让单人出任务,现在那人又遇到不明危险...如果有人针对你,趁这个机会把他弄死,连你也一箭双雕。”

弥隅的嘴一向只会说他不爱听的话,此时云落却没心思反驳了,他开始认真思索起弥隅的这番无心的话。

难道陆安歌真的只是做了他的挡箭牌?

怎么可能呢,他苦苦思索,想不出头绪。

论高调,他远比不上云家的其他Alpha,独来独往惯了,对所有要站队的事情都避而远之,更不该和谁结过仇。

他一个少校而已,动不了任何人的蛋糕。

迷茫间,他无意识地反复点开与陆安歌的通讯箱,全息的消息中心跳出来又收回去,次次空空如也。

又是兵荒马乱却又毫无消息的一天。

他烦躁地抓抓头发,关闭了消息。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沉,压得他逐渐喘不上气。

之前腕子上频频传来的刺痛只是一种警示。他与陆安歌五感相通,直到刚刚那些痛感真实地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他才几乎能够确定,陆安歌大概是出事了。

但云光启明明应该知道陆安歌的一切状况,为什么只字不提?

如果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这种云落最讨厌的感觉又来了。明明好像什么都做了,最后还是什么也握不住、决定不了的感觉,令他无比痛恨自己。

弥隅又和他搭了句什么话,他没听清楚,也不想再理,索性忽略了,那人也没再追问。

云落躺回自己的床上,辗转一夜难眠,直到对面那张床上,渐渐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他借着月光向那边望了一眼,那人硬朗的面部线条被清冷的光雕刻得更有气质。

一种绝不该属于F区的气质。

只看这一副闭着眼安安静静的样子,任谁也想象不出这人会有那样顽劣的一面。等那双眼睛睁开,人也从梦里清醒过来,所说所做的又该是事事不合规、句句不顺心,只为从S区离开,心无旁骛。

闭上眼前,云落又想到了颜言。

一周之内,还要再想办法去一趟老地方,帮颜言把东西取回来才行。

他在心里苦笑,如果弥隅知道他要做的是一经发现妥妥会被开出的事情,说不定要上赶着为他效劳吧?

这一夜他睡得并不好,做了一整晚的梦,屡次将醒时,又将他沉沉地拽下深渊。

做惯了的梦境,三人从小形影不离的童年,颜言家的玫瑰花园、果结得大颗饱满的杏树,陆安歌家奢华如地下城堡的酒窖、碰撞起来叮叮当当乱响的高脚玻璃杯。

还有一些从未梦见过的新东西,穿插在这些熟悉的片段里,一闪而过。

一个昏暗的雨夜。

云落眉心一皱,终是没有从梦里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