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 2)

瑜不掩瑕 落九盏 4596 字 1个月前

为了他这个需求,找了一座寺庙蹲过了整个雨季。

而如今,这相似的味道让云落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他不该闻得到其他任何人信息素的味道——只因他是个Beta。

在整个联邦里以Alpha基因优质闻名的云家里,唯一一个Beta。

他偏头望过去,那个人肩宽背阔,身形被贴身的军装勾勒得极其优越,骑着两轮的交通工具,无论怎么看都和S区格格不入。

破铜烂铁的声音渐行渐远了,那铃铛却响得清脆依旧。

一番耽搁,云落脚步沉重地回到宿舍,新兵晨训结束,冲完凉又陆续出门吃早饭,见了他尊敬地打招呼,“少校”、“少校”地叫了一路。

一个身影自军务楼逆着新兵小队朝他迎面跑来,急着声音唤他:“云少校!上将在办公室等您,催您快一些过去!”

云落抬腕看看通讯器,烦乱的情绪终于被锁回紧皱的眉间:“不是九点么?还早呢,急什么。”

不过是每个季度都例行吸纳新人的日子,这一天却搞得格外特殊。一周前云光启亲自传讯给他,要他这一日务必准时到上将办公室去。

云落旋开淋浴的开关,热水从头顶浇下来,无论是汗味还是所谓的雨后焚香味,都统统消失在蒸腾的热气里。

不久前递交上去的提衔申请又被驳回了。这一次甚至上中下将一齐出动,在队里的有一个算一个,全来做他的工作,大致意思是年纪轻轻急不得,二十三岁到少校的位置已是前无古人,要塌下心来才能再往上爬。

说什么的都有,各怀鬼胎,但不过都是被派来做戏的而已。整个S区只有父母和祖父知道的身份,才是他不可能再晋升的根本原因。

少校的身份是联邦给予他最大的仁慈,再要往上,几无可能。

那些每个季度都送进来的新人就有多厉害吗,资质平平的Alpha而已,根本没什么地方稀奇,苦训上一年两年,依旧没一个能上前线。

之前所谓的上校的儿子,入伍时被百般吹嘘,还是被他五成力就打得直不起身。

而几年过去,他照样要看着那样一个个几乎是废物草包的人在他面前被授以中校的军衔,而他自己,却近乎以一种得到施舍的状态,固守在少校的位置上,带着一届又一届的新人,再看着这些新人里的某几个,在未来冠上比自己更高的军衔。

如果是Alpha就可以名正言顺拥有这一切。

可惜——他不过只是一个Beta,是整个云家的耻辱。

所以他的身份成为了秘密,当初为他诊断分化结果的医生,后来也不知所踪。

他小心翼翼地活着,把这个秘密仔细地捧在手里,不让它落地。那些大姓的家族不会允许一个Beta享受与他们平起平坐的权力,更不会因为这个Beta姓云就为他破例。

这是撼动云家地位的好机会,没有人会放过。

而本该沦落到F区的身份如今却能苟活在S区,还拥有了一个少校的军衔,很多时候云落自己也分辨不清,是该感谢他那二位长辈的仁慈和垂怜,还是自己流过的如溪如河般的血和汗。

他被迫咽下所有的不甘,从无人的角落里走出来后,还要换上一副笑脸学会说感谢。

水流声停止,云落在糊满了雾气的镜面上,一笔一划缓缓写下一个“云”字。

是他自己运气不好,从出生那刻起就差人一等。若不是这个姓氏,有没有命活到二十三岁,都是个未知数。

年少时的那些不甘和怨恨始终找不到发泄的对象,随着年纪一日日增长,最后被岁月打磨得只剩下麻木和服从。

有这个姓氏的庇护,他可以假装璀璨;可没了这个姓氏,他只能成为污点。

苦一点怎么样,努力一些又怎么样,至少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