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求助(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318 字 1个月前

直到日上三竿,李诺才慢悠悠的赶到县衙。

宋府距离长安县衙不远,之所以到的这么晚,是因为李诺刻意让吴管家绕路了。

他今天没有走宽阔的长安大街,而是专挑那些人少且僻静的小道。

这种地方,街使和禁卫都巡逻不到,最适合埋伏暗杀。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一个小小的第二境刺客,一次就能为他增加三十天的寿命,可比累死累活的审案划算多了。

这样的刺客,李诺希望多来几个。

他是这么想的。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和自己的父亲有仇,那就应该去找他报仇,滥杀无辜算什么本事?

他一个傻子,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傻了十八年,没招谁没惹谁,变聪明没几天,就起早贪黑,不惜浪费自己的时间精力以及金钱,辛辛苦苦为百姓办实事,怎么都算得上是一个好人吧?

好人就该被人拿枪指着?

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真正的义士,应该有正确的是非观。

那些报仇不找正主,只知道滥杀无辜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凡他们敢跳出来,他抓一個判一个。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按最重的判!

或许是这些日子法家的典籍看多了,对他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因为修行的特殊性,法家判案,向来是在律法规定的范围内,从重判处。

能判死刑的,绝不让罪犯活着,能流放两千里绝对不流放一千里,能判三年绝对不判两年,每一位法家强者的崛起,都伴随着朝堂的尸山血海……

当然,从重判处不是滥杀无辜,他们所杀的,必须是该杀之人,否则他们也不会有那么高的修为。

一旦出现了严重的错判,可能数年乃至于数十年的修行,一朝付诸东流……

好在李诺有《法典》纠错,可以放心大胆的判,几乎没有判错的可能。

让他失望的是,在街上兜了一大圈,连个刺客的毛都没看到。

一定是吴管家带的护卫太多了,哪怕是第五境的宗师,他们联起手来,也能抵抗许久,没有刺客会傻到出来送。

李诺想让吴管家削减一下护卫的等级,好用来钓鱼,却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吴管家诚挚的看着李诺,说道:“少爷要是出事了,老奴绝不独活,少爷就让老奴好好的安享晚年吧……”

李诺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县衙。

长安县衙,某处值房之内,张县丞和王县尉正在小声闲聊。

“公子今天没过来啊……”

“昨天的事情,怕是对他的打击够大,可能一时半会缓不过来。”

“也是,我刚才听裴大人说,几位御史今天早朝的时候,又联名弹劾李大人了,说他罔顾律法,草菅人命,应该是因为昨天杖毙那刺客的事情……”

“你说,那顾文翰,到底是不是贪官啊?”

“他是不是贪官重要吗,反正整个宣州的官员,都被李大人以查案的缘由,血洗了一遍,睿王在宣州布局多年,最终却为淳王做了嫁衣……”

李诺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他还真不知道,那女刺客父亲的案子,竟然牵扯这么广,甚至涉及到了两位皇子的党争。

他走进房间,张县丞和王县尉看到他,立刻站了起来,惊慌道:“公,公子……”

李诺伸手向下压了压,说道:“别紧张,我有点事情要问你们,关于清河县令顾文翰的案子,你们知道多少……”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明显不想说,不过李诺已经总结出了一点对付这些家伙的经验,他们是吃硬不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