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大夏第一奸佞(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024 字 1个月前

县衙门口,围观的百姓哪里见过这场面,刚才还在近距离围观,见状立刻退出老远,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

他们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和震惊。

此人到底犯了什么罪,竟然在长安县衙门口,被当众杖毙?

这种场面,他们活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见。

一名黑衣人走进县衙,躬身对站在院子里的儒雅男子说道:“回大人,犯人已经杖毙。”

李玄靖点了点头,目光看向裴哲,忽然说道:“裴大人,那日芙蓉园琼林宴一别之后,我们有近二十年没见了吧?”

张县丞和王县尉闻言一愣,什么,裴县令和李大人,竟然二十年前就认识了吗?

裴哲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回李大人,十九年。”

李玄靖道:“这些日子,多谢裴大人对诺儿的照顾。”

裴哲连忙道:“不敢不敢,其实是公子在帮助下官,下官感谢公子还来不及呢……”

李玄靖伸出手,裴哲脸色一白,但那只手却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长安不比外县,在这里做县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后若是遇到什么难处,可以来大理寺找我……”

“谢李大人……”

目送这道身影远去,裴哲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时,他只听得“噗通”两声,身后的张县丞和王县尉同时跪下,一人抱着他一条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以前是我二人有眼无珠,冒犯了裴大人,裴大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吧!”

“我们以后一定听裴大人的话,求大人放过我们!”

裴哲看着惊吓到极点的二人,愕然说道:“两位大人这是干什么,不是说好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吗……”

张县丞和王县尉很委屈。

以前他们只以为裴县令是李大人的狗,谁想到他们是二十年的朋友啊!

以后若是遇到什么难处,可以来大理寺找我……

谁懂啊,谁懂李大人这句话的重量,有了这句承诺,裴县令以后完全可以在长安横着走。

在百姓眼里,他们是高高在上的父母官,可在权势滔天的李大人眼里,他们和普通百姓没有任何区别。

今天在县衙门口被杖毙的,是那不开眼的刺客,明天也能换成他们两个,而这,只在那位大人的一念之间,他们怎能不惧?

裴哲亲手扶起了他们,摇头说道:“两位大人不必如此,以前的事情不必再提了,作为长安的父母官,我等当通力合作,为百姓分忧解难才是……”

“是是是!”

“裴大人教训的是!”

两人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官服下摆的尘土,张县丞终是忍不住好奇,小声问道:“裴大人,以前怎么没听您说过,您和李大人认识呢……”

如果裴县令早说认识李大人,他们不早就跪下了吗,哪还有之前那些事情?

裴哲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低调,低调,本官和李大人是故交的事情,不想太多人知道……”

两人立刻点头:“懂的,懂的……”

望着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裴哲表情恍惚,陷入回忆。

至圣十四年,那年十八,科举,进士第一名,一人独占六科状元,震古烁今,名动长安,各大豪门争相拉拢的对象,长安无数少女的梦中情郎。

这是李玄靖。

那年自己也十八,科举,进士最后一名,芙蓉园中,琼林宴上,李玄靖受万人簇拥,风光无限,他在宴席角落,坐如喽啰。

真是一段久远的回忆啊……

……

有人在长安县衙门口被当众杖毙,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要知道,长安县衙并没有处决死囚的权力。

长安县令所判定的死刑命令,要交刑部复核,最终由大理寺核准,才能付诸施行。

但这也不是杖刑的失误,虽说杖刑有可能打死人,但仅仅十杖,就将那人活活打死,说明行刑之人,从一开始就是奔着杖毙去的。

长安县衙的官员,没有这个胆子。

消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扩散出去,迅速传到了长安各大高门。

以他们的能力,当然很快就查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