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你好香啊(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921 字 1个月前

今天中午,李诺没有在裴哲家里吃饭。

虽然他很喜欢裴夫人做的菜,但总在别人家蹭饭也不好意思。

当然,根本原因是裴大人今天微服出巡,体察民情去了,家里只有裴夫人一个人,李诺需要避嫌。

纵使他和裴夫人的年纪相差十几岁,但大夏成婚偏早,绝大多数人,在十八岁之前,就已经结婚生子了。

裴夫人成婚多年,今年也不过三十五六岁,依旧风韵犹存,李诺不想别人传闲话。

以往,他都会避免和她单独相处。

好在宋府距离县衙不远,李诺中午可以回宋府吃饭,吃完饭还能在娘子房间小睡一会儿。

县衙这几天已经没什么案子了,今天过后,李诺就不用每天都去。

除了重案之外,那些日常的纠纷小案,攒上几天一起处理,更节省时间,也更有效率。

节省下的时间,他可以用来看书学习。

初来乍到,关于这个世界,李诺不了解的事情太多了。

父亲的书房,不仅藏书很多,种类也很齐全。

涉及历史,地理,人文,算学,音乐,礼法,还有各家修行之道……,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和吴管家回到宋府,李诺刚刚走进大门,忽然有一道身影从门房走出来,声音有些紧张的问道:“敢问,可是李诺李公子?”

李诺回过头,看着这位有些面熟的老者,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李诺,老人家您是……”

陈先生笑了笑,说道:“老夫姓陈,是慕儿小姐的算学先生。”

虽然没有见过这位陈先生,但李诺可是早就知道他了。

他对这位陈先生的印象是,此人对于“九数”的研究是很深的,但是不怎么会教书,哪有给六岁孩子布置那么难课后作业的?

李诺好奇的问道:“陈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陈先生轻咳一声,说道:“有道算学问题,可不可以请教公子?”

陈先生从袖中取出一张纸,李诺扫了一眼,微微一愣,这不就是慕儿问他的那道问题吗?

就连这张纸上的字,都是他解题的时候写的。

因为涉及到三角函数,她暂时还理解不了,李诺也就没有给她深入去讲。

他还好奇,在没有三角学的时代,他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搞了半天,连她的算学先生都不会啊。

等等……

李诺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陈先生自己都不会的问题,没理由给慕儿当课后作业,合着这作业,本来就是给自己留的?

被李诺的目光一扫,陈先生老脸一红,说道:“老夫无意中得知慕儿小姐的身后,有一位算学大家,便忍不住生了考校的心思,还请公子勿怪……”

李诺犯不上和一个老人家计较,问道:“我将解法都写在这里了,陈先生哪里看不懂?”

陈先生立刻指着其中两行,问道:“从这里到这里……是怎么得到的?”

不出李诺所料,他看不懂的,正是引入三角函数的那一步,但这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的,李诺道:“这里没有笔,我们进去说吧。”

两人走进宋府,来到一处院子里。

宋佳人和宋慕儿在院子里练功,李诺走到院内的石桌旁,让慕儿取来了纸笔,先给陈先生普及起了三角函数的概念。

陈先生不愧是教算学的,这些东西,慕儿根本理解不了,但他却很容易就能接受。

想想也不奇怪,大夏的算学,本来就有勾股的概念,三角学则这些基础概念的延伸。

这道题,也不过是在三角学的基础上,再加上一点转化、化归以及数形结合的思想。

当陈先生有了三角学的概念,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了,只需要做出一条辅助线,构造出一個角,使其正弦值等于算式中的某个系数,将代数问题转化为几何问题,答案就一目了然了。

听完李诺的讲解,陈先生身体一颤,手中捧着那张纸,久久无言。

他的双手微微颤抖,浑浊的老眼中,甚至有泪光闪动。

这一刻,他内心某些根深蒂固的东西,被彻底颠覆。

算学还能这样?

研究了一辈子算学,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算学这种极致的精妙。

李诺见他这么久不说话,问道:“先生还有哪里不懂的?”

这个问题,虽然后世初中生就能掌握,但对于当今算学界来说,还是过于超前了。

陈先生听不懂也正常,李诺可以再给他讲一遍。

陈先生回过神,立刻道:“不不不,先生之称,老朽实在是当不起,达者为师,在算学一道,老夫应该称公子一声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