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新的特长(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015 字 1个月前

县衙的门口,虽然已经摆上了桌子,又有衙役卖力的吆喝,但毕竟是头一回见这种事情,人群只是远远的围观,并没有人上前伸冤。

便在这时,有两道身影从人群中挤出来。

那是两名身材壮硕的男子,其中一人揪着另一人的衣领,怒道:“欠钱不还,还敢打我,我这就抓你去见官!”

只见那汉子拉着欠钱之人来到衙门口的长桌前,由那文书写了一份诉状,一位年轻的公子从县衙走出来,看完诉状,又询问了两人几句,最后看着那人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欠钱不还,还殴打债主,今日判你速速还清欠款,并笞五十,以儆效尤,若仍拒不还钱,罪加三等,衙门会帮你变卖家产还债,你也得免不了遭受杖刑之苦……”

笞刑还只是皮肉之苦,杖刑可就伤筋动骨了,那欠钱之人被吓得面如土色,迅速从怀中取出一块碎银,还给了那汉子,随后,两名衙役将他绑在衙门口的石狮上,用竹条在他的屁股上抽了几十下,打的那人哭爹喊娘,围观的百姓,眼中却越来越亮。

不是……,他们来真的啊?

眼见县衙真的帮苦主追回了所欠的银子,于是,在这桩案子的两人离开后,有些人开始蠢蠢欲动。

而此时,衙门后堂,一名衙役龇牙咧嘴的揉了揉屁股,却仍旧喜笑颜开的看着手中的一锭银子,周围几人看他的表情,也满是羡慕。

如果被抽五十下屁股,就可以得到十两银子,他们愿意天天被抽。

就连另一个没被抽的,都得了二两赏银。

这两个小子,狗命真好啊!

不得不说,跟着那位贵公子混,可比跟着裴大人混更有前途,也更有钱途,这位公子要是县令大人就好了……

万事开头难,本来县衙门口的百姓还在观望,看到真的有人因此而获得了公道,人群明显变的骚乱,某一刻,一位妇人走出人群,犹犹豫豫的来到桌前。

一名有眼色的衙役立刻搬来椅子,让她坐下。

李诺看着这位还有些胆怯的妇人,轻轻的开口说道:“这位大姐,你不要害怕,不管你有什么冤屈,我们都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似乎是这位俊俏公子的笑容感染了她,妇人的脸色恢复了些许红润,她小心的撸起袖子,露出一片青紫,说道:“我,我家相公总是打我,这个你们能不能管?”

李诺道:“能能能,当然能,来人,搬张椅子,先让这位大姐坐……”

大夏虽然没有家暴法,但有伤人罪,夫妻之间,无论是单方面的殴打还是双方的互殴,都是在伤人罪的基础上,进行加刑或者减刑。

李诺先派了两名衙役,根据这妇人所说的地址,将她的丈夫传来问话。

等待的时候,他还让人给这妇人奉上一杯茶,详细的询问她案情的细节,查验她身上的伤口。

她身上的伤口,大都是淤伤,也有细小的伤口,除此之外,牙齿也被打落了一颗。

那妇人家距离县衙不远,半盏茶的功夫,两名衙役就带着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子来到了县衙门口。

李诺指了指那男子,问妇人道:“他是你的丈夫吗?”

妇人点了点头。

来的路上,这男子已经听说自家娘子将他告到了官府,虽然心中恼怒,但也不敢发作,只是连声说道:“大人,这是我们夫妻的事情,衙门也不能插手吧……”

李诺瞥了他一眼,说道:“在你们家里,这是你们的家事,在衙门,这就是衙门的事情,我只问伱,你娘子身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

对于这种小案子,《大夏律》讲究一个民不举官不究,面对丈夫的经常殴打,如果这妇人选择忍气吞声,官府还真管不着。

但她已经告到了官府,这就不是他们的家事了。

那男子狠狠的瞪了妇人一眼,看向李诺时,表情又软下来,说道:“大人,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李诺摆了摆手,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依《大夏律》,以手足击人者,笞四十;伤及以他物殴人者,杖六十;折齿,毁缺耳鼻者,徒一年,你数次殴打发妻,指使她身上多处淤伤,折损一齿,依律叛你杖六十,徒一年,你可服气?”

那男子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时,那妇人却已经着急了,连忙说道:“大人,大人,我家相公可不能坐牢啊……”

李诺无语的看着她,问道:“那你想要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