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偏心的李诺【求月票】(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4020 字 1个月前

长安县衙。

后衙。

直到亲眼看到李诺吃了两大碗饺子,又将一碗饺子汤一饮而尽,满足的靠在椅子上打了个饱嗝,并未对自家夫人额外关注时,裴哲才终于放下了心。

看来他是真的喜欢饺子。

同时,他心中也有些疑惑,自家夫人包的饺子,他吃了快二十年,也没觉得有多么好吃,这难道就是别人家的饺子比自己家的香?

李诺来这个世界没两天,自家的饭菜,宋家的晚宴都吃过,但让他吃的最满足的,还是这一顿家常的饺子。

这无关味道,而是一种情感的寄托。

吃饱喝足,他忍不住夸赞道:“尊夫人厨艺如此精湛,裴大人真是好福气。”

裴哲的夫人,是一位颇有姿色的美妇人,年纪看着和宋佳人的姑姑差不多,但两人的气质却迥然不同,裴夫人有一种温婉贤淑的气质,或许是出身将门的缘故,宋真姑姑给人的感觉则更加直爽和豪迈。

被李诺夸赞,裴夫人笑道:“公子若是喜欢,可以常来。”

县衙李诺肯定是要常来的,这与他的小命息息相关,裴夫人离开之后,李诺想起一事,问道:“裴大人,郑员外的小妾,还在县衙大牢吧?”

此女被判了死刑,是要交给刑部和大理寺复核的,应该没那么快被提走。

提起此事,裴哲摇了摇头,叹息说道:“或许是知道难逃一死,昨日公子刚走,此女就在大牢撞壁自尽了……”

听闻郑员外的小妾已死,李诺愣了好一会儿。

虽然上辈子他也经办过不少死刑犯,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昨日还如花朵一般的生命,今日便已枯萎凋零。

这让他有些许感慨。

做人,还是要遵纪守法啊。

李诺原本还想问问她还有什么特长,现在也只能作罢了。

她的画像熄灭之后,他大抵是不会再点亮的,毽子踢得好,梳妆梳的漂亮,固然也是出众的技能,但也不值得他用命来换。

不过,张小云虽然自尽身亡,但他的寿命却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想想也很合理。

毕竟,就算她不自尽,也难逃法律制裁,最终的结果并不会发生任何改变,如果法典因此收回他增加的寿命,那他可就太冤了……

吃完饺子,李诺又在县衙后堂小憩了一会儿。

昨天晚上宋倩夫妇在隔壁折腾了一晚上,搞的他也没睡好,下次再在宋府留宿的话,一定要离他们夫妇的房间远一点。

不过昨天是特殊情况,宋府房间紧张,下次应该遇不到了。

小憩片刻之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此时,几名衙役,也将下午要断的案子准备好了,与案情相关的一干人等,已经在外面的院子里等待。

到下午放衙之前,李诺只断了四件案子。

一件婚姻案,一件继承案,一件田产案,一件盗窃案,都是小案子,按照律法判罚即可,没有什么可争议的。

唯一的小贼,因为盗窃数额不多,也判不了多重。

不过,李诺也不是什么收获也没有,在判完最后一件案子后,法典上他的剩余寿命,又多了一天,重新变回了二十五天。

这说明了,想要提升寿命,不一定要判重刑,小案子积少成多也是可以的。

这一天算是没有白干,处理完最后一桩案子,李诺看向长安县令,问道:“裴大人,不知县衙平日里的重案要案多不多?”

裴哲摇了摇头,说道:“不多,九成九的案子,都是像今日这样的小案。”

长安乃是大夏国都,天子脚下,治安自然是最好的,街头日夜都有守卫巡逻,如果三天两头都有重案命案,他这个长安县令也就当到头了。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作为大夏权力的中心,长安看似平静,实则暗涌不断,看不见的暗处有多少肮脏和污秽,就不得而知了。

李诺抬头看了看天色,昨天这个时候,郑员外小妾已经认罪,时间过去了一天,自己所获得的她的特长,应该已经失效了。

他看了看法典,她的画像果然变暗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李诺让吴管家出去买了一个毽子,尝试了两次,第一次没有控制好力道和方向,毽子直接飞过了院墙,第二次干脆踢空了。

这项本领,是来自于那畏罪自杀的女子无疑。

他甚至还让长安县令将毽子带进大牢,让那女刺客踢来试试。

裴哲对于李诺的各种奇怪行为,已经见怪不怪,连问都没有多问一句。

裴大人对自己有恩,顾嫣然虽然有些疑惑,但对于他的请求,也还是乖乖的照做。

那女刺客踢毽子的时候,李诺躲在拐角处观察。

她曾经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书法很好,毽子踢得也不错,不过比起郑员外的小妾就远远不如了。

即便此刻她的画像还亮着,李诺依然没有继承到她踢毽子的本事,这也印证了他的猜测。

想要被法典认可,仅仅“不错”是不行的,必须将某一项技艺练到巅峰才行。

而这女刺客踢毽子的水平,远远不及郑员外的小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