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解围(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3875 字 1个月前

李诺目光微凝。

娘子准备本来是一对玉如意,如今却变成了两块石头。

有人替换了他们的寿礼!

他第一时间看了一眼已经退下去的丫鬟,那小丫鬟的表情很正常,应该不会是她,作为宋家下人,她也没有胆子做这种事情。

现在的重点,不是谁替换了寿礼。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们,等着两人上前贺寿,如果他们真的将这两块石头送上去,自己丢面子不说,搅了老夫人的寿宴,后果会更加严重。

宋佳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向来都平静淡然的俏脸上,也露出了些许无措。

李诺大脑飞速运转,想着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此刻所有人都看着他们,重新准备肯定是来不及了,要不他上去表演个才艺?

可他的才艺不多,还都是别人的,总不能上去给老夫人表演梳头或者是踢毽子……

实在不行,花式踢毽子也不是不可以,甚至这一瞬间,他脑海中已经编排好了一套动作,转身准备借宋慕儿的毽子时,目光扫过宋倩那文质彬彬的丈夫,脑海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正当宋佳人不知所措时,手掌忽然被人握住。

李诺牵着宋佳人的手,走到老夫人面前,笑着说道:“我和佳人也有一首诗要献给老夫人,祝老夫人萱草长春,松鹤延年……”

“献诗?”

场中宾客闻言,微微一愣。

毕竟,那漂亮女子手中已经拿了贺礼,他那傻丈夫却又无缘无故的献诗,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不过,相比于此,更让他们奇怪的是,长安最出名的傻子,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傻,他既不流口水,也不呵呵傻笑,话语流利,咬字清晰,貌似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他的长相本就出众,抛开内在,只看这张脸,和宋家骄女站在一起,还真是般配。

“献诗?”

宋家众人闻言,心中猛地一惊。

自家千金是什么水平,他们当然清楚,佳人虽然武道天赋绝佳,但从小就不爱读书,连字都识不得许多,作诗是不可能的,李诺的傻,更是长安闻名,他们两个凑在一起,能做出什么诗来?

单说这方面,他们倒是挺般配。

萱草长春,松鹤延年……,给这两夫妻想八百年也想不出这两句。

莫不是那李玄靖教他们的?

倘若那诗是李玄靖帮他们作的,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此刻,宋家众人的心中极其忐忑,不是不相信李玄靖,而是不相信李诺,就算诗是李玄靖做的,他那傻儿子也未必能念对。

老夫人的六十大寿,宋家准备了好久,可不能出任何差错。

宋佳人此刻也是满心茫然,但她能做的,只有安静的站在李诺身边。

李诺微笑的看着宋老夫人,用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念道:“种得门阑五福全,常珍初喜庆华筵。从今把定春风笑,且作人间长寿仙。”

作为文科生,出于兴趣,对于古代的诗词,李诺有所涉猎。

一些传世的经典名篇,他都能背下来。

但贺寿诗作为一个极为冷门的分类,李诺只记得一首。

准确的说,是半首。

他背出来的这首诗,前两句和后两句中间,应该还有几句内容,但他想不起来了,只能凑一首绝句,李诺甚至连诗作者的名字都忘了,依稀记得他好像是姓李。

他心中暗暗嘀咕,都是老李家的,帮帮忙,救个急……

听到李诺背完诗,宋家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老天保佑,他总算是没出错。

这首诗到底好不好,他们不怎么懂,但听起来还不错,尤其是最后一句,从今把定春风笑,且作人间长寿仙,“春风”,“长寿”,又是笑又是仙的,多吉祥……

不愧是李玄靖啊,就算是不懂诗的,也能听出来这应该是一首好诗。

与此同时,宋家的宾客也是这么想的。

尤其是懂诗之人,立刻就感受到了此诗和宋倩丈夫那首的差别。

前两句描写寿宴场面,后两句铺陈到祝福,主题明确,脉络清晰,尤其是后两句的祝福,朗朗上口,情真意切,恐怕能够成为名句,代代流传……

真不愧是李玄靖啊!

有人忍不住开口。

“好诗,好诗!”

“从今把定春风笑,且作人间长寿仙,不出所料的话,这两句贺寿诗,是要传颂千古了……”

……

宋家众人虽然听得出来这首诗还不错,但也没想到,几位修儒家的宾客,对此诗的评价这么高,竟然都到了传颂千古的地步。

人生短短数十年,不过名利二字,谁不想传颂千古?

如此说来,老夫人这场寿宴,最贵重的礼物,竟然是这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