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天生查案圣体(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4042 字 1个月前

在被长安县令揭露身份之后,李诺接下来的审问格外顺利。

那二十几名官员,不管是什么官职,在朝廷哪个衙门做事,都十分配合,李诺问一句,他们回十句,态度还好的出奇,为了照顾坐着的李诺,全都半躬着身子回话。

这一幕看的裴哲羡慕不已。

作为长安县令,他经常和长安的官员权贵打交道,那些人和他说话的时候,恨不得鼻子仰到天上去,被李诺一个无官无职的人问话,愣是连头都不敢抬。

询问完最后一位官员,李诺站起身,说道:“辛苦诸位大人,你们可以回去了。”

“不辛苦,不辛苦。”

“公子才辛苦。”

“公子受累了……”

“下官告退……”

……

李诺开口之后,十秒之内,这些官员就争先恐后的离开,似乎只要晚走一步,就要永远被留在这里一样。

李诺内心还是有点小小惊讶的,看来自己那个还没有见过的爹,在朝廷很有威望,连带着那些官员对自己都客客气气的。

放他们走后,李诺对长安县令说道:“这些朝廷官员,没有作案动机,他们若是想杀郑员外,犯不上自己动手……”

其实不用李诺解释,裴哲也知道凶手不是这些官员,他本来就打算最先释放他们的,可释放了二十余人,也还有近两百人,他不知道李诺有什么办法,能在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内,仅仅通过问话,从这两百人中找到凶手。

他的心中充满疑惑,静静的看着李诺表演。

放了二十几名官员,依旧有差不多两百人,李诺当然不可能一个一個的问,他背着手,在几个牢房外面转了一圈,然后指着一个牢房,说道:“打开牢门,这间牢房里面的人,可以回去了。”

牢头看了眼长安县令,裴哲点点头,说道:“就按公子说的做。”

一个早上的时间,他已经了解了所有的案情,这两百人就这么关着是没有意义的,关到最后还是得放,在他看来,此案最终应该是一个不了了之的结局。

并非所有的命案都能告破,事实上,大夏十之八九的命案,最后都没有结果,能抓到凶手的案子,反而少见。

李诺踱步到另一间牢房前,再次开口:“这间牢房里面的人,也可以回去了。”

两间牢房的人都被释放,剩下的两间,一间都是女眷,是郑府的丫鬟,郑员外的妻妾,少数的几位女宾,另外一间,则是郑员外在商界的朋友。

李诺让牢头打开这两间牢房,说道:“你们都可以出去了。”

长安县令闻言一愣,搞什么鬼,折腾了半天,他把人全都放走了?

牢房里关押的人可不管这些,听说自己能走了,纷纷大喜过望,蜂拥着离开牢房,就在一名英俊男子欣喜的迈出牢房大门时,肩膀忽然被人按住,随后传来的一道声音,更是让他身体猛然一颤,一颗心瞬间冰凉。

“他们可以走,你留下。”

李诺右手按住了英俊男子的肩膀,左手握住了一名年轻女子的手腕,淡淡道:“还有你。”

女子一脸疑惑,那英俊男子面色也有些苍白,产生问道:“大,大人,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长安县令也是这么想的,李诺的行为,他一点儿都看不懂,这两百多人,他什么都没有问,为什么偏偏留下了这两人?

这两人有什么不一样?

李诺对着英俊男子微微一笑,这一笑非常和善,但却让后者察觉一股寒气自尾椎而起,仿佛所有的秘密,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李诺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让牢头将这一男一女,分开关押在大牢相隔最远的两处牢房,彼此不能互相看到,自然也无法串供。

从始至终,长安县令裴哲的心中都是一团迷雾。

李诺将两人分开关押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公子,你为什么偏偏留下那两人,他们有什么问题吗?”

李诺是带着答案找问题,当然一找一个准,但他却不能明说。

他想了想,说道:“刚才被关押在牢房中的人,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心中惶恐不安,大都在低头思索,或是茫然无措,一举一动少有规律,但在我询问那些官员的短短两刻钟内,关在两处牢房的这一男一女,偷偷对视了六十八次,若非心中有鬼,又能怎么解释?”

长安县令呆呆的看着李诺,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他刚才询问那些官员的时候,居然还能分出注意力,观察到五个牢房两百多人中,有一男一女对视了六十八次?

裴哲是个正常人,他想象不到,这是正常人能做到的事情?

但想到他是那个人的儿子,他能做到这一点,似乎也还可以接受。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那一对男女真的对视了那么多次,那他们绝对是有问题的。

裴哲望向一名捕快,吩咐道:“查一下那两人的身份!”

很快,那名捕快就返回来,捧着一份卷宗,裴哲接过之后,仅仅是扫了一眼,心中立刻就联想到了什么,喃喃道:“难道是……”

李诺问道:“裴大人看出什么了?”

裴哲将卷宗递给李诺,随后才想起来,他不认识很多字,说道:“那男子名为崔泽,是长安一名新晋的富商,那女子名为张小云,是郑员外半年前新纳的第八房小妾……,崔泽和郑员外无冤无仇,没有作案的动机,但若是他和郑员外的小妾有奸情,这一切就很合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