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宋佳人(1 / 2)

大夏明镜 荣小荣 4210 字 1个月前

吴管家是想着,等到少爷找回记忆,又或是知道家里的事情,应该就不会吵着要修法家了,但见他不依不饶,只好道:“好吧,想要修法家,首先要科举入仕,才能拥有执法之权……”

在他的坚持之下,李诺终于追问到了法家的修行之法。

法家法家,想要修行法家之道,就得先拥有执法权。

而平民以及权贵都是没有执法权的,想要获得执法权,只有做官。

李诺还想通过那位三品大员的爹,给他谋个一官半职,但吴管家说,在大夏想要做官,只有科举一条路,没有通过科举,任他爹是大理寺卿还是当朝宰相,也没法给他凭空变出一个官来。

好吧,走捷径的想法暂时破灭,但李诺也不气馁。

上辈子他法考公考都过了,虽然不知道大夏科举的难度如何,但把前世考公的劲头拿出来,努努力,还是可以拼一把的。

通过科举,就有做官的资格了。

他差的只是一块敲门砖,有个正三品的父亲,只要能通过科举,以后的官途不敢说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但应该也会一路顺畅。

这么想虽然有些不符合核心价值观,可他命都快没了,哪还有心思考虑这些。

法家走的是通过执法权,维护法律,守护正义的路子,一般来说,小可以选择当县尉,县令,更进一步,可以在刑部,御史台,大理寺为官。

李诺没有官身,不过得益于他的身份,在有资格做官之前,去县衙审审小案子,长安县令应该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吴管家看着自家少爷的目光越来越坚定,表情越来越激昂,忍不住问道:“少爷,您真的要走法家的路?”

李诺问道:“怎么,不可以吗?”

他发现,吴管家似乎在有意无意的阻止他修法家。

吴管家叹了口气,说道:“法家之能,虽然还在武道之上,但入门不易,且修行极难,可能数十年无法寸进,少爷可要想清楚了。”

李诺疑惑道:“为什么?”

吴管家解释道:“法家一开始修行,只需要审理一些寻常的案件即可,如此短则一年两年,长则三年五载,便可初窥门径,但欲要修行精深,便要判别人所不能判,斩别人所不能斩,老奴这么说,公子可明白?”

李诺自己就是学法的,当然知道法家的局限。

在另一个世界,法家是平民的政治代言人,一切“缘法而治”,讲究“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法律之下,没有特权,这显然触动了特权阶级的利益。

李诺问道:“你是说,修行法家,会遇到大人物们的阻碍?”

吴管家心中欣慰,少爷果然是变聪明了,这么快就能想通其中的关键。

他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法家不像医家,只需精研医术,治病救人,也不像墨家,只用钻研工巧,更不像农家一辈子耕地育种,法家修行,需一心为法,初斩平民,后斩公卿,如此才能不断精进,如同悬在满朝公卿头顶的一把利剑,因此,法家弟子,历来被权贵所不容,自战国结束后就逐渐没落,少有人修……”

李诺想了想,问道:“我爹是修哪家的?”

吴管家道:“儒家。”

李诺有些意外,大理寺卿,站在大夏法律界顶峰的人,居然是修儒家的,看来法家是真的没落了。

吴管家说的,李诺都懂,他也知道,以個人挑战整个阶层,通常情况下会死的很惨。

但不修法家,他会死的很快。

看似拥有选择,实则没有选择。

李诺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以后再说吧……”

他很清楚,吴管家不让他修法家,也是为他好,萝莉岛事件人尽皆知,即便是现代国家,也不能做到将所有罪恶之人都绳之以法,满朝公卿依旧存在,更何况是封建王朝。

修到一半就要杀权贵了,再修岂不是要杀皇帝?

谁当皇帝都容不下法家。

如今的法家,更多的是他们管理基层的工具,根本触及不到权贵,自然没有人将法家修行至高深了。

吴管家悄悄看了看李诺一眼,心道少爷这下应该不会倒反天罡了吧?

轻咳一声之后,他站起身道:“天色不早,少爷早些歇息,老奴也回去了。”

李诺挥了挥手,说道:“去吧。”

吴管家走后,李诺坐在桌前,单手撑着下巴,目光逐渐失神。

这半天的时间,他的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法院小职员,不过是睡了一觉,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睁眼遇到刺杀,以为是做梦,一头在柱子上撞晕,再睁眼看到死亡倒计时,抓个女刺客,又被娘子踹晕,出个门,差点被一箭射穿脑袋……

他二十多年的经历,都没这半天来的丰富和刺激。

他得稍微缓一缓。

……

夜。

李府。

一处幽静的房间之内,年轻女子坐在桌前,目光略有失神的望着缓缓跳动的烛火。

今天早上,在柴房看到那女子的凄惨的样子时,她的确有一瞬间没有控制住心中怒火。

她的丈夫虽然是个傻子,但却从来不会作奸犯科。

当然,很快她就知道那是个误会。

不过相比于他作奸犯科,一个每天只知道傻笑流口水的傻子,忽然变的正常甚至可以说聪明,似乎更是一件让人惊讶的事情。

说来也怪,他傻的时候,她倒没觉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