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金猪(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5172 字 27天前

48、金猪

面馆里,硕大的灶台上搭着一口巨大的锅,蒸腾着白汽。

削面师父将面团一只手举于肩上,另一只手上,刀片削个不停,宛如江湖里藏于民间的刀

客。

只见一条条面片子飞入锅中,薄厚适宜。

面盛入碗中,再捞出一勺肥嫩的牛肉与汤汁浇上,虽简单却美味。

灶火与炊烟,便是这人世间里最朴素的市井烟火气。

世子对面馆伙计招招手:“伙计,来一碗刀削面。”

伙计也是认得他的,当即笑道:“好嘞,世子您等好,马上就来!”

陈迹诧异:“世子,这里的伙计认识你啊。”

世子在面馆的木桌子旁坐下,随意的用面料精致的袖子擦了擦桌面:“没去东林书院的时候

常来,在书院的时候就常常想这一口。”

“你身为世子,怎会来这小面馆吃东西?”

世子从桌上木桶里抽出一双筷子来:“在王府里,食物从膳房到屋里得走上足足一炷香的时

间,饭端到你面前都凉了,我小时候说我想去厨房吃,他们又说我没规矩……不像这里,面端到

你面前还是热腾腾的,加点醋,掰两瓣蒜,吃的舒服。”

“面馆伙计好像也不在意你世子的身份啊。”

“哈哈,”世子洋洋得意:“父亲教导我们与人为善,不可自持身份高高在上,你没看街坊

邻居都喜欢我吗,这可是我父亲十多年在洛城积攒下的声望!”

陈迹不再追问,这样的世子和靖王,在一个人被分为三六九等的世界里,本就不寻常。

伙计将世子的刀削面端上桌,世子搓了搓筷子,一边往碗里倒醋,一边看向白鲤:“白鲤,

给他十两银子吧,那半句诗归我了……白鲤?”

白鲤回过神来:“怎么了?”

世子好奇道:“你刚才想什么呢,都想出神了。”

“哦,”白鲤回应道:“我在想陈迹刚刚那半句诗……我也说不上哪里好,就觉得很有意

境。”

世子笑道:“那咱俩一样,我也觉得好,但我说不出哪里好,付钱吧。”

白鲤郡主瞥了陈迹一眼,这次倒是没有不情愿,她干脆利落的打开荷包,从里面取了一枚金

瓜子:“给你,足金足重,可以到钱庄换十两银子。”

陈迹觉得有趣,这位白鲤郡主的荷包里,不是金瓜子就是银花生,全是可以吃的。

世子看向他,好奇问道:“还有没有别的诗,统统拿出来卖给我,备用。”

“要那么多做什么?”陈迹疑惑。

世子笑道:“这你不懂了吧,一次一句不够过瘾,要一次十句、一次百句才能给那些文人一

些震撼。”

陈迹想了想:“佳句天成,妙手偶得,写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得等。”

要背诵整首诗的话,他只会鹅鹅鹅、静夜思、悯农……但半句可就多了。

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谁还不会个几十句?

但一次不能拿出太多,拿太多,可就不值钱了……

世子急了:“你以前写得应该还有吧,拿出来卖我呗!”

一旁白鲤郡主竟然帮着陈迹说话:“哥,写诗哪有那么容易,等他再有好句了吧,勉强出来

的诗也没有意思。”

“行吧,”世子意犹未尽,他嘴中念着‘人行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只觉得越琢磨越有味

道。

想到这句诗以后是自己的了,他当即从白鲤的荷包里取出一枚银花生拍在桌子上,大

喊:“老板,今日本世子开心,来你店里吃面的客人,一律我请!”

陈迹挑了挑眉头,怎么没见世子自己付过钱,全是让白鲤郡主买单?

难怪这位世子去哪都要带着白鲤郡主,恐怕是靖王担心他学坏,所以不给零花钱,然后他就

傍着自己妹妹的小金库?

可能,太有可能了!

这样看来,世子是假大款,白鲤郡主才是真正的小富婆!

佘登科提醒道:“陈迹,咱们该回去了,这会儿要打烊,师父一个人忙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