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艺术(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5926 字 28天前

46、艺术

宴席上,众人沉默,连抚琴声都断了。

他们不好再讥笑佘登科、刘曲星的名字与穿着,也不禁反思,若是自己被人污蔑,又有几人

愿意站出来替自己鸣不平?

寻常人听到你的谣言,只会学了别人的三言两语来讲给你听。

可你未必在意别人怎么说,你或许更在意,别人说你谣言的时候,你的朋友有没有替你说什

么。

陈迹没想到佘登科与刘曲星会站出来为自己说话,正是因为没想到,才会意外。

此时,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王府中的酒杯略小,他嫌不过瘾,便想唤人换一只大些的酒

碗。

然而被白鲤郡主瞪了一眼,只好作罢。

江湖气,自然是与文人雅会格格不入的。

只是,世子小声嘀咕道:“这帮文人,终究不如江湖人有趣……陈迹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

像在哪听过?”

此时,白鲤郡主看向陈问孝:“请问一下,你那弟弟的借据可属实?”

陈问孝敛起袖子正襟危坐:“吾弟陈迹好赌,欠七家赌坊合计一千二百三十一两白银,以上

句句属实。”

一位文人向郡主拱手道:“问孝人品贵重,断然不会在此事上撒谎的。”

“好吧,”白鲤郡主泄了口气。

陈迹在凉亭旁边默默听着,他也在思考曾经的自己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真的是个赌徒么?

有可能,毕竟赌坊那一张张借据做不了假,这种事情很好查证。

但那些事跟自己没关系,已经过去了。

竹帘后的静妃,隐约朝陈迹看来:“你家人不知道你是密谍司的人吗?”

陈迹回答道:“回禀夫人,我不是密谍司的人,最多算是密谍司的鹞隼,连密谍都不是。”

“哦?”静妃有些疑惑:“你是为了什么给密谍司卖命的?”

陈迹坦然回答:“为了钱,帮他们找一次线索便给我五十两银子。”

静妃怔了一下:“才五十两?为了五十两银子,你就豁出命给密谍司做事了?”

此时,她已然信了陈问孝所言,这医馆学徒果然是个赌徒,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

然而陈迹心说这就是世界的参差吧,自己累死累活才赚五十两,结果这点小钱放静妃、云妃

眼里,根本就不算事。

静妃在竹帘后,缓缓靠在自己的软榻上:“帮我报仇,事成给你一千两白银。”

陈迹想了想:“您是要刘明显死?”

“没错。”

“刘大人身边有潜藏的高手,平日又深居简出,杀他不易;若借密谍司之手,云羊与皎兔都

被他整倒了,更是难上加难……您想报仇,得五千两。”

“两千两,不可再多。”

“成交。”

陈迹松了口气,果然还是有钱人的钱好赚!

有这两千两银子傍身,他就敢再探內狱,将所有冰流收完,点燃上百盏炉火。

到时候,只要没有行官出手,寻常三五个密谍休想将自己怎么样。

正思索间,静妃忽然问道:“你觉得春华如何?桃李年华,正是可人的时候,虽比你大些,

但知道疼人。当初从扬州买她,可是花了我一百两银子。”

陈迹赶忙回道:“夫人还是别乱点鸳鸯谱了,给钱足矣。”

……

……

宴席间。

陈问宗看向佘登科与刘曲星二人,探寻道:“你们是我弟弟的同僚吗,他近来可好?今天有

没有来?”

“来了,他最近过得好不好,你个做哥哥的不去问他,问我作甚,”佘登科沉闷回应。

陈问宗面露尴尬:“说得也是。”

陈问孝面色一沉:“他自己做下那种事,我们为何还要关心他?”

宁朝以纲常伦理治国,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一套便是约束整个社会的秩序,可是,大家虽然

嘴上说着母慈子孝、兄友弟恭,但这天下间有几个非亲生的父母,真能将妾室的孩子视若己出?

不过是做做面子罢了。

刘曲星刚要张嘴反驳,却被人拍了拍肩膀,他转身看去,陈迹不知何时已经回到席间。

陈迹隔空朝陈问宗、陈问孝拱了拱手:“两位兄长,今日久别重逢,没想到会闹成这样。不

若就这么算了吧,毕竟这是世子办的文会,不要惊扰了其他宾客的文会。”

白鲤看见陈迹出现,赶忙拽了拽世子的胳膊:“哥,是他诶,收咱们过路费,给咱们架梯子

的那个,早知道不帮他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