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栽赃(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4894 字 1个月前

39、栽赃

从靖王府出来时,已是傍晚。

喜饼站在王府门内与他挥手告别,陈迹则站在安西街上心事沉重。

他走在余晖之中,闻见街道旁家家户户做饭时飘出的香味,这才觉得松了口气。

乌云在屋檐上探出脑袋,隔空跳入他怀里:“白般若谁揍的?我可没揍它!”

陈迹笑着摸摸它脑袋:“没人揍它,不过是云妃想要召我进王府的一个理由。”

他喃喃自语:“当时云妃说,静妃那只铅钡玻璃杯是她娘家人送给她的,我便没再多想。但

现在看静妃和刘家人的关系,搞不好是有人故意为之……她最近有诅咒过刘家人吗?”

“有,诅咒过她哥哥刘明显,骂得可脏了。”

“这就对了。”陈迹有些感慨:“我当时只顾着推理逻辑了,却没把人性往深处再想想,果

然人性是不能以常理来判断的。可刘老太爷不是我气死的、杯子不是我送的、刘什鱼不是我杀

的,她不去报复刘家和密谍司,针对我干嘛……嘶,刘什鱼也是刘家杀人灭口,这刘家有个狠人

啊!”

陈迹倒吸一口冷气,他回顾所有线索,忽然发现刘家做事异常凶狠,对自己人竟也丝毫不顾

亲情:“棺椁里的刘老太爷,不会也是现杀的吧?!”

乌云肃然起敬:“猛猛的!”

这种凶狠有没有用?自然有用,若不是这么狠,云羊与皎兔也不会锒铛入狱,反倒是刘家会

犯下欺君之罪。

回到医馆中,姚老头正在柜台后面,一边看着账册,一边拨拉着算盘,颇有一种老谋深算又

算不明白的感觉……

陈迹笑着调侃道:“师父,您直接掷铜钱算一下账目不就完事了吗?”

姚老头瞪他一眼:“少说这种屁话,我看你是皮痒了,算卦只能算方向,哪能算锱铢数

目?”

“师兄们呢?”陈迹好奇问道。

“后院做饭去了。”姚老头斜睨着他:“不是给猫诊病去了吗,没开点药给它治治?”

“没有……”

姚老头冷笑一声:“还当你做事多谨慎,就算它没伤没病,你也得开点便宜的创伤药给它送

进王府去,做戏要做足,不然早晚会被人发现。”

陈迹怔了一下:“谢谢师父提醒,姜还是老的辣,明日我便送点蛇床子去。

他往后院走去,厨房里只有刘曲星在淘米煮粥,没看见佘登科。

正当陈迹要往学徒寝房去时,却见佘登科正推门出来。

佘登科见到陈迹吓了一跳:“咦,你不是去王府了吗?”

陈迹说道:“那只白猫伤势不重,我瞧瞧便回来了,佘师兄刚刚在屋里干嘛呢?”

“我就换身衣服,走,帮着择菜,一会儿做饭慢了又要挨师父的骂,”佘登科拉着陈迹往厨

房走去。

然而就在此时,医馆外传来整齐的脚步声,还有侍卫行走时,铁甲鳞片撞击在一起的哗哗声

响。

陈迹察觉到,佘登科捏着自己胳膊的手突然攥紧,手心里的汗,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

姚老头走至门口,皱着眉头说道:“春华姑娘,王将军,堵住我太平医馆大门是要做什

么?”

陈迹挣脱佘登科的手往外走去,刘曲星也拎着勺子从厨房钻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太平医馆门外,春华今天格外朴素,只是穿着淡绿色襦裙,身上一件首饰都没有,头发也只

是用一支木簪子挽着。

春华一副忐忑的模样欲言又止,她身旁,王府侍卫人人手持长戟,披挂着沉重的铁甲,为首

之人虎步鹰视,目光锐利。

陈迹笑问:“春华姑娘,这是做什么?”

却听春华对那王府侍卫长说道:“王将军,前些日子里我家夫人丢了王爷送她的那枚南海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