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阳光下的阴影(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7862 字 1个月前

36、阳光下的阴影

洛城官道上,云羊坐于马上等待着,解烦卫从孟津大营赶过来,只需要一个时辰,皎兔持王

令旗牌,应当没人敢抗命不遵。

他身后十余名密谍驻马而立,沉默不语。

这些密谍身着黑衣,如河流中坚固的礁石,官道上的人流如河水,撞见他们便从两旁绕开

了。

密谍司与主刑司的赫赫凶名,不是老百姓敢招惹的。

此时,远处传来马蹄声响,由远及近,响若奔雷。

却见皎兔一袭黑衣一马当先,五百名解烦卫紧跟其后,扬起漫天的尘土。

解烦卫身披蓑衣,头戴斗笠,长刀横跨在腰后马鞍上,口鼻间系着黑布巾,肃杀如龙。

“好好好,整个大营都拉来了!”云羊轻笑着策马迎去,笑声中有着胜券在握的欣喜。

待到双方汇合,云羊却黑了脸。

他皱眉看向人群中的林朝青:“林指挥使,你怎么也来了?”

林朝青沉声道:“本座乃主刑司指挥使,你们无故调动解烦卫,我自然要来问询。我需要知

道,你们调解烦卫做什么?王令旗牌虽然好用,但用不好的话,后果也很严重。”

云羊驱马来到林朝青面前,双方不过两尺距离,针锋相对:“此事已禀明内相,王令旗牌在

手,无需告知你等。而且,我需提防你们当中有人勾结外敌,万一走漏了消息,你担待不起。”

林朝青环顾四周,斗笠下的目光如刀子般,从密谍们身上割过:“那蒙面的小子呢?这是他

的决定?”

“什么意思?”云羊皱眉:“我密谍司何须一个小小的鹞隼来做决定?”

林朝青轻呵了一声:“这次若闯弥天大祸,可没有人帮你们力挽狂澜了。走罢,我且看看你

们打算做什么。”

“哈哈,林朝青,待我和皎兔此次立了大功,你就羡慕吧!”云羊一夹马肚,领着五百骑直

奔北邙山。

一路上,林朝青看着他们奔袭的方向,越看越心惊,直到他隐约看见远处山上的陵园,忍不

住出声问道:“你们要去刘家祖坟?!”

云羊朗声大笑起来:“我与皎兔探得,刘老太爷陵墓内只有一具空棺。刘家前些日子还奏请

陛下给刘老太爷追封,如今已犯下欺君之罪!现在,所有人不得离开,否则一律当泄密处理!

五百骑奔上北邙山,刘家祖坟里那一百多名守陵护卫拦住去路,门前摆着长长的木拒马。

有人对云羊高声喝骂:“这是我刘家祖坟,历任阁老安眠在此,还有十二道御赐忠孝牌坊,

你们怎么敢擅闯此地?”

云羊却根本不理,只爆喝一声:“随我马踏北邙山,立功就在此时!挡路者格杀勿论!”

他当先一骑冲出,纵马一跃竟是连木拒马都跨了过去。

刘家镇守者中,一人腾跃而起,凌空之间挥刀便斩。

然而云羊身后林朝青长刀出鞘,只随手将刀鞘一掷,便见那刀鞘如梭如电,将刘家豢养的武

夫凌空击翻。

解烦卫一个接一个纵马越过,骑兵来回冲撞,将刘家人杀得人仰马翻。

这层防线在解烦卫面前,便如一层纸似的,轻松捅破。

转眼间,云羊已杀到刘老太爷陵墓前,他指着面前的石门说道:“解烦卫,破墓,开棺,验

尸!”

然而就在此时,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云羊大人,你可知做下此事后会有什么后果?”

云羊看去,却见刘明显依然披麻戴孝,缓缓从人群中排众而出。

他身后跟着十余人虎视眈眈,只等一声号令便要动手杀人。

皎兔低声道:“是刘家豢养的行官。”

“再厉害的行官,一个人也破不了军阵,除非那几位过来!”云羊却不管那么多:“刘明

显,你家老太爷分明没死,可以将你身份这孝衣摘了!来人,破墓!”

刘明显怒喝一声:“我看谁敢?!”

“由不得你!”

解烦卫乃内廷精锐,他们只懂听从命令,至于你是洛城通判还是京城通判,都不重要。

下一刻,解烦卫们跃下马来,提刀掩杀而至,竟是将刘家人彻底冲散,来到刘老太爷陵墓

前!

皎兔夺过身旁密谍司的长刀,冷声道:“让开!”

那解烦卫的队伍整齐划一为她让开一条通道出来,容她拖刀前行至陵墓前,一刀劈下!

轰隆一声。

一刀下去,那石砌的陵墓竟一分为二坍塌下来,露出里面的那尊棺椁来。

云羊大步上前,立于棺椁前冷笑道:“刘明显,我看你还如何嘴硬!”

说罢,他奋力掀开棺椁!

世界寂静,所有正在厮杀之人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怔怔的看了过去……真的开棺了!

人人都说,入棺之后不可见天,不可落地,不然魂魄将在天地间游荡,永世不得超生!

可刘老太爷入阁主政十数年,死后却被人掀了棺盖!

云羊道:“刘明显,你还有何话说?”

一旁皎兔看向棺木内,却惊诧道:“怎么回事?!”

云羊转头看去,瞬时呆住,他赫然看见刘老太爷就安安静静的躺在那棺椁之中。

刘明显顿时痛哭起来,摊倒在地上:“爷爷,孙儿不孝,竟让阉党行此大祸!孙儿不孝啊,

孙儿该死!”

云羊怔怔看向皎兔:“你不是说……”

皎兔也怔住:“那日探查时,里面确实没人!”

云羊后推一步。

怎么会?

明明棺中应该没人的,刘老太爷明明应该活着的,怎么就出现在棺内了!

怎么会?!

刘明显哭红着眼睛看向林朝京,狰狞道:“林朝青,你们主刑司就是这么做事的?任由密谍

司迫害功臣!?”

林朝青面色铁青看着云羊与皎兔:“这就是你们要做的事?来人,将他们二人拿下押往京城

听候发落!”

云羊突然抬手:“慢着!”

说着,他便要去摸刘老太爷的身子,可还没等他摸到,刘明显身后一人暴起突至,将他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