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无间(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585 字 1个月前

32、无间

来到这个世界,陈迹对曾经的自己一无所知,只能从别人透露的信息中,一点点拼凑自己。

如今,关于他的过去,正在越来越完整……也越来越惊悚。

景朝谍探?自己真是景朝谍探?!

对于陈迹来说这是最坏的结果,仿佛行走在刀尖悬崖之上,身侧便是万丈深渊,不管跌坠左

边、亦或右边,都是万劫不复。

怎么办?

陈迹背后抵刀之人平静道:“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会死。”

声音干涩沉闷,却有着绝对的自信。

对方定是修行已久的行官,是景朝军情司的大人物!

陈迹身形未动,却听掌柜说道:“司曹大人,我已经确认过,周大人出事当晚与这小子传递

情报。如今周大人阖府上下全部失踪,唯有这小子还活着,必是出卖了我们。”

军情司司曹将冰凉的刀刃紧紧贴在陈迹脖颈上,凝声问道:“有什么话说?”

陈迹思虑急转,最终镇定道:“我到周成义府上那晚,他已经被白衣巷翠竹苑的瘦马出卖,

云羊与皎兔这才找上门来……何谈是因我变节而死?”

掌柜凝声道:“那你又是如何活下来的?皎兔与云羊出了名的嗜杀,你若不变节立功,何以

活到现在?你已背叛景朝!”

掌柜刚才挨了一脚,此时说道怒处,趁机上来一脚踹向陈迹的肚子,将陈迹踹弯了腰。

陈迹想要还手,却不防身后之人一脚踹在他的腿弯处。

却见陈迹膝盖一软,差点跪于地上。

可他硬生生撑住,膝盖还未挨地,便站起身来。

军情司司曹再踹数脚,陈迹每次都还未跪下去,便又挣扎着站起来。

司曹见状,便以巨力按压他的肩膀,然而这次陈迹宁愿拼着肩膀骨折,膝盖也不弯曲一分。

他直挺着身子,直勾勾看着掌柜狠声道:“不管你们折磨我多少次,结果也都是一样的。我

只问一个问题,若我已变节,为何你还能活着与我说话?!”

掌柜面色一滞。

这便是他们没有立刻杀掉陈迹的原因了,虽然一切迹象都表明陈迹已经变节,但偏偏除了周

成义与刘什鱼以外,所有人都安然无恙。

以陈迹的身份,若他变节,对整个洛城的军情司系统都是一场灾难。军情司必须确认,到底

发生了什么事情。

库房堆满了药材,显得有些拥挤,三人在屋里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陈迹缓缓舒一口气,以双指捏着刀刃,将夹在自己脖颈上的匕首推开一些:“不问青红皂白

便要杀我?且让我把话说完。我到周府之后,与周成义还没说几句,云羊和皎兔便登门了。周成

义自知无望生还,便让我自保。后来他吞毒自杀,我则以医馆学徒的身份活下来,密谍司现在还

不知晓我的真实身份。”

说罢,他竟不再看百鹿阁的掌柜,而是转身直面身后那位军情司司曹:景朝军情司潜伏在宁

朝的三号人物!

却见这位司曹身着灰衣,一幅朴素打扮,胳膊肘部、膝盖处还各打着两块补丁。

诡异的是,司曹面上带着一个薄薄的木面具,面具镌刻青面獠牙,恐怖狰狞。

还未等他开口说话,却见司曹抬手,精准击打在他脖颈上,将他击晕过去。

……

……

待到陈迹悠悠醒转,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被人倒吊在哪里,头上还蒙了一块黑布,眼前一片

黑暗,手腕像是被割了一条口子似的疼痛着。

他听见粘稠的滴答滴答声,仿佛自己的血液正一滴一滴落下。

那滴答滴答的声响,仿佛生命的倒计时一般,令人心生恐惧与紧迫。

可陈迹反而镇定下来了。

“按照流血的速度,你只有两刻钟可活,”司曹的声音由面具之后传出,有些沉闷:“现在

我问你,密谍司向来宁杀错、不放过,就算他们不知晓你的谍探身份,也一定不会让你活着。你

告诉我,他们凭什么放了你?”

陈迹在黑暗中解释道:“因为我立了功。我以明矾为线索,以醋刷纸,找出了宣纸铺给周成

义的那封密信。”

司曹沉声问道:“如果你说的是实话,那你展现出的能力,与你医馆学徒身份不符,云羊与

皎兔一定会怀疑!元明,他来时确定无人跟梢?”

掌柜摇摇头:“没有。”

“再确认一次,看看此时百鹿阁附近有没有出现陌生面孔。”

“明白。”

名为元明的百鹿阁掌柜立马推门出去,站在院中,以一支铜哨发出清脆的燕子叫声。

很快,百鹿阁外东南西北方向,又有燕子叫声依次传了回来。

掌柜回到屋内,面露疑惑:“司曹大人,周围布控的兄弟们汇报,确实没有人跟着他。”

司曹陷入沉思:“你凭什么能获得密谍司的信任,竟然连个盯梢的都没有?”

陈迹也陷入沉思,是啊,我凭什么……

自己好像突然就获得了云羊与皎兔的信任,不仅可以前往內狱,甚至还可以随意调阅卷宗。

那些卷宗是密谍司的重中之重,若云羊与皎兔还怀疑自己是景朝谍探,绝不可能交给自己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