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开棺(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273 字 1个月前

29、开棺

刘老太爷到底有没有死?没人知道。

如今,除了刘家人,根本没有人见过刘老太爷的尸体。

內狱里安静的有些压抑,云羊挥挥手,房间内的所有密谍都默默退了出去。

他豁然起身,在房间内踱来踱去:“刘老太爷没死,一定是我们查到了关键之处,刘家慌

了,只能用这种手段逼迫我们收手。”

陈迹故作惊讶道:“刘老太爷没有死?不会吧,刘家会在这种大事上弄虚作假吗?我看刘明

显神情很悲痛啊。”

云羊哂笑道:“这朝野上下的官员们为了争权夺利,更离谱的事情都做过,一个九十多岁的

老人用假死来保全家族子嗣又有什么稀奇,还有刘明显,那些文官惯会故作姿态。”

说着,他转头看向陈迹:“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陈迹垂眸,片刻后答道:“开棺,验尸。”

云羊吓了一跳:“刘老太爷是当今太后的亲生父亲,我查刘家没问题,但开他的棺可是找

死!我现在才发现,你小子胆子比我大,万一他是真的死了呢?”

陈迹双手拢着那盏八卦灯,抬头与云羊对视着:“云羊大人,就算刘老太爷真的已经死了,

你不开棺看一眼难道甘心吗?”

云羊在房间里快速踱步,迅速思考着开棺验尸后的所有可能性,最终,他停下脚步,一字一

句笃定道:“开棺,验尸!”

这时,內狱深处一阵阴风拂来,吹得陈迹手中那盏八卦灯一阵摇曳。

方才陈迹只收取了甲、乙这两字号牢室里的冰流,没敢再去看其他字号的牢房。

可此时这阴风席卷,竟是有內狱更深处的丙、丁、戊、己等牢室的冰流蠢蠢欲动,主动奔涌

上来!

陈迹体内冰流竟有种隐隐无法压制的趋势!

此地不宜久留。

陈迹起身往外走去:“云羊大人,出来这么久,我师父想必要担心了,劳烦先送我回去

吧。”

云羊阴森森笑着说道:“主意是你出的,你现在想走?一起去吧,此事不宜带其他仵作,刚

好你在验尸方面有一些天赋,如果刘老太爷在棺内,你也可以查查他的死因。真出了什么事,大

家谁都别想跑。”

陈迹迟疑:“云羊大人,功劳是你和皎兔大人的,我也只是出谋划策而已。”

“如果不带上你,你的谋划却是坑死我们怎么办呢?”云羊冷笑:“赶紧走吧,接上皎兔,

我们要在入夜之前抵达刘家祖坟附近。”

云羊、皎兔不擅长抓捕谍探,却擅长自保、甩锅、抢功。

他给陈迹重新蒙上眼睛,并诧异道:“你老是拿着这盏八卦灯做什么?”

说着,他劈手夺过,放回了原位。

陈迹任由云羊拉扯着自己的衣服,跌跌撞撞出了內狱。

摇摇晃晃的马车里,他端坐着咬紧牙关,没了那盏八卦灯,冰流竟肆无忌惮起来。

车窗的灰布帘子时不时被风吹起,窗外的夕阳照在他脸上,都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掀开了马车的帘子,一阵冷峻的香气扑面,皎兔钻入车内:“咦,云羊

你怎么带着这小子?”

云羊在前面赶着马车:“是这小子出的主意,自然要带上他。”

皎兔扯下陈迹的蒙眼布,摘下他耳朵里的棉花,好奇问道:“云羊,听说你把洛城內狱的狱

卒都发配岭南了?囚鼠不会生气你擅自做主吧,毕竟內狱是她的地盘。”

云羊面露讥讽:“她还是想想如何面对内相大人怒火吧,內狱被人渗透成筛子,情报随意走

漏,此事我必参她一本。”

皎兔若有所思:“可发配岭南很苦啊,要走很远的路,听说那边疟疾横行,得了之后会痛苦

好些天才死。”

云羊怔了一下:“啊……那怎么办?”

“在洛城杀掉就好了,跑那么远干嘛,”皎兔认真道。

“有道理。”

说罢,皎兔看向陈迹,再次认真道:“你应该不会坑我们的对吧,坑我们会死哟。”

陈迹笑道:“皎兔大人,坑了你和云羊大人,我还赚谁的钱呢?”

“知道就好!”皎兔笑嘻嘻的说着,她举起自己的手腕凑到陈迹鼻尖:“你闻闻,我刚在女

儿阁买的熏香,香不香?可贵了。”

云羊皱起眉头:“让他闻什么!?”

皎兔瞥了他一眼:“驾好你的车,多管闲事。”

云羊气闷闭嘴。

一路上,陈迹看到了遍地的白纸钱散落两旁,那是刘家人大殓之日,出殡路上,朝天上泼洒

的。

云羊不屑道:“生时锦衣玉食,死后还要撒这么多纸钱,想在另一边继续荣华富贵,却不见

寒门学子连纸都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