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主刑司(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977 字 1个月前

17、主刑司

夜里奔袭的骏马与黑衣人,就像说书先生故事中的人物,都是江湖里的不归客。

这时,一只乌鸦扇动着翅膀,落在了他们前方的一座酒楼屋顶,它就这么静静地站在檐角上

看着陈迹与云羊疾驰而过,一动不动,仿佛它本身就是这栋楼宇的檐角脊兽。

乌鸦的羽毛在月辉下映射着光泽,如披着一层银纱,宁谧又神秘。

咦,乌鸦?

陈迹回头再去看那个檐角,却发现乌鸦已经扇动着翅膀,不知道要飞向何处。

他确定自己曾在医馆后院见过这只乌鸦,那种打量自己的眼神,仿佛是来自上位者的审视。

当时见到这只乌鸦的时候,他曾以为是一种神经高度紧张下的错觉,但现在再次见到对方,

陈迹不那么想了,这个世界的神秘,远超自己想象。

他思索片刻,开口问云羊:“云羊大人,你们密谍司应该见多识广,可见过有人可操控动物

吗?”

“没见过,”云羊随口回应道。

“那有修道之人吗?我听说书先生讲过一些神怪故事,是真的么?”陈迹问道。

“没有。”

陈迹陷入沉思,他已经走在修行路上了,且确定这个世界绝对还有其他修行者,可是为什么

从未听说过呢?

是什么原因导致那些修行者隐藏在市井朝野之中?

撕拉一声。

云羊转头看去,却见陈迹撕下衣袍的下摆,然后系在了脸上。

“你这是做什么?为我密谍司做事光明正大,不需要藏头露尾,”云羊不屑道。

陈迹随口回应道:“云羊大人,我不过是个小人物,谨慎一点总没错。而且你也得保护好我

的身份,不然刘家报复了我,以后可没人帮你赚取功劳。”

云羊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那你把脸遮严点……吁!”

他骤然扯紧缰绳,使马匹急停在昏暗的街道上。

陈迹目光扫去,他们的对面正有数十人驻马而立。

这一行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每个人腰后还横着一柄长刀,杀气扑面而来。

为首之人抬头看了陈迹一眼,陈迹看到那斗笠之下阴影里,中年男子目光如刀,割得人面颊

生疼。

“这些什么人?”陈迹在马背上低声问道。

“‘主刑司’的人,”云羊一边回应,一边勒紧缰绳高声道:“林指挥使风尘仆仆,想必是

带着鱼龙卫日夜兼程从金陵赶过来的吧。”

那中年人平静道:“你与皎兔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我来将你们二人押回京城,听从内相大人

发落。”

“捅了篓子?”云羊冷笑道:“我与皎兔来洛城抓捕景朝谍探,何错之有?”

中年人肃然道:“你们抓了刘家的人,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给他们定罪,如今刘家老太爷命

在旦夕之间,此事是撇不干净的。”

云羊不慌不忙:“我与皎兔早已找到证据,不拿出来是因为要放长线钓大鱼,不想打草惊

蛇。林朝青,你稍微听到点风吹草动便要来抓捕我们阻碍侦缉,你是不是景朝安插在主刑司的奸

细?”

“满口胡言,”林朝青不屑一顾:“我主刑司有监察百官之责,你密谍司本就在我监管职权

之内。我劝你不要再无谓的挣扎了,随我回京!”

云羊凝声道:“林朝青,想抓我,起码等刘老太爷死了再说。”

林朝青本是沉默寡言的性格,已不愿再多说废话:“抓捕他们。”

话音落,他身后那数十骑鱼龙卫策马奔袭而来。

马蹄铁踩踏在青石板路上,发出震慑心魄的声响。

此时,天空被一片乌云遮盖住,长街如墨。

鱼龙卫们的面目遮挡在斗笠之下,眼神藏在恐怖的阴影里,当他们即将来到云羊面前时,所

有人竟整齐划一的从腰后抽出长刀!

云羊沉声对陈迹说道:“坐稳!”

说罢,他从马上一跃而下,指尖银针雷霆般刺了马屁股一下。骏马惊声嘶鸣,带着陈迹朝另

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陈迹不通马术,只能伏低了身子紧紧抱住马脖子,他回头看去,却见云羊一袭黑衣不退反

进,大步流星迎上那数十骑鱼龙卫!

轰!

当他与第一个鱼龙卫相遇的瞬间,鱼龙卫执刀挥砍,但刀都还没落下,云羊便已沉腰拧胯,

一拳砸在了马头上!

一声骏马哀鸣,硕大如车的战马竟被这纤细的一拳撼动,如崩塌的山峦一般摔倒在长街上。

“抗命拘捕,罪加一等!”林朝青的身形豁然发力,他一脚踩在马鞍上,于半空中抽刀劈

下,他的刀要比其他人都要长、都要沉!

当他踩在马背发力时,雄壮的骏马都抵不住这力道,膝盖弯了下去。

另一边,云羊见状也飞身跃起,两人在半空中的碰撞竟卷起汹涌的气流,谁都没看清发生了

什么两人便已一触即分。

林朝青从空中落下,竟稳稳站在自己的马背上,两人相撞之处的青石板路上,留下一条数米

长的刀痕!

反观另一边,云羊借那碰撞之力跃上屋檐,兔起鹘落间如魅影般追上了跑走的马匹,纵身一

跃跳到马背上逃走了。

长街上,林朝青并不急于追赶,他坐回马上,压了压自己的斗笠,平静问道:“坐他马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