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黑猫(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570 字 1个月前

11、小黑猫

“静妃之所以会小产,正是慢性中毒所致。”

陈迹的声音,犹如掷入平静池塘里的石头,激起无数水花。

连茶几上铜香炉里燃烧着的线香灰雾,原本笔直飘上屋顶,此时却顿时紊乱成一团。

春容嬷嬷往前走了一步:“你确定吗?我家夫人小产确实是有人投毒所致?说,是谁投

毒!”

屏风后有床褥摩挲声,静妃似撑着床榻坐起身来。

陈迹身旁那四位健仆不自觉松手,不再生硬的扯拽。

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答案。

然而,静妃到底有没有中毒?陈迹并不确定。

只是在这死局里,再不语出惊人,他就要死在这靖王府了。

屏风之后的静妃疑惑道:“你笃定我是被人投毒了?”

陈迹没有回答,他只是慢慢整理着自己狼狈的衣衫,平静问道:“晚星苑内除了静妃夫人,

是否还有其他人感到身体不适?”

春容嬷嬷摇头:“没有,王府内哪怕是丫鬟的每日起居都有记录,若有人身体不适是绝不能

进晚星苑的,以免将病气传给胎儿。”

陈迹思考片刻后,转头看向屏风“夫人,我能否在您房内寻找线索?”

“放肆,”云妃身旁的喜棠嬷嬷怒道:“你一个外宅的男人,怎可在静妃屋内翻找?成何体

统……”

静妃开口打断道:“想找便找吧,若真能找到害死我孩子的元凶,翻找下东西又何妨呢?春

华,请这位医馆的小大夫先出去。春容,你收拾一下我的衣物,为我梳妆后再请他进来查看。”

这是贵人的体面,也为陈迹思考线索争取到了一些时间。

春华领着陈迹下楼,她焦急的压低声音问道:“真有人投毒吗?”

夜幕之下,陈迹站在晚星苑的鱼池边上,看着锦鲤在幽暗水中若隐若现,却并未回答问题,

只是沉思着。

过了片刻,春容嬷嬷重新唤他上楼。

此时静妃已披上一件红色大氅坐在椅子上,年纪约三十三四岁,头发并未盘起,只是以发带

束在背后。

她面色苍白的凝视着陈迹:“我刚才想到你说长期投毒一事,会不会是线香被人动了手

脚……”

“不会,”陈迹摇头:“线香四处飘散,若是在这里面动手脚,那春容嬷嬷应该也身体不适

才对。所以,投毒之人一定是利用夫人您单独使用的物品,还得是日常所用之物,不然隔一段时

间不用的话,毒素也会被身体代谢。”

众人见他笃定便不再说话,任由他四处翻找。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陈迹拿起一盒胭脂。

“夫人最近梳妆打扮时,可有用这胭脂?”他端详着手里的胭脂盒,上嵌蝴蝶状白色螺钿,

精美的犹如艺术品。

静妃摇头:“自打怀胎后便不再使用这些东西了,怕对胎儿不好。”

陈迹放下胭脂盒,目光从一件件物品上扫过,却始终无法找到线索。

渐渐地,他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来。

在哪?到底在哪?

此时此刻,他在脑海里不断思考每一条线索,这是他活下去的机会!

不知过了多久,静妃终究是耗去了耐心:“原以为你成竹在胸,没想到是在故弄玄虚。罢

了,想来你也是因为害怕才夸下海口的。不用害怕被杖毙了,将你拖出去杖责十下即可。”

一直端坐的云妃也失去了兴趣,缓缓起身:“乏了,回去休息吧。”

“等等,”陈迹突然拿起一只蓝色杯子。

杯子蓝色如海水,周身还有一抹绿色如缥缈的云雾环绕,美得仿佛不属于人间。

静妃坐直了身子,疑惑问道:“这只杯子有问题?”

陈迹认真问道:“夫人,您口中是否有金属味道,哪怕漱口也无法消弭?”

静妃惊讶:“你怎么知道?这难道便是毒发的症状?”

陈迹终于长长舒了口气,整个人顿时从高度紧张中,缓缓松弛下来:“是铅中毒。”

春容嬷嬷疑惑:“什么意思?闻所未闻。”

“我的意思是,这支杯子有毒。”

铅中毒对于这个时代的人很陌生,陈迹却一点都不陌生。

这支杯子学名铅钡玻璃杯,是古时候玻璃工艺刚刚诞生时出现的一种器皿,最早使用记录可

以追溯到汉代,它的美像是超脱出整个时代,被贵人所钟爱。

可这支杯子虽然美,却藏着毒,成年人或许需要长年累月使用才会出现问题,但它的毒量对

胎儿来说已是致命。

此时,云妃目光奕奕有神,饶有兴致的看着陈迹:当这少年说出静妃口中有金属味时,静妃

的表现已经表明,这少年真的找到了中毒的原因!

静妃思索道:“这杯子是我……

陈迹赶忙道:“夫人,毒源已找到,至于杯子从何而来跟我没有关系,我现在是否可以回去

了?今晚多有冒犯,还请您见谅。”

静妃沉默片刻:“姚太医是从哪找到你这么个知进退的徒弟?放心,今日你帮我找到害死孩

子的元凶,来日会有重谢,晚星苑里绝不会有人为难你的。”